“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很久没写东西。近几天热点再次集中在王兴身上,被关闭的饭否迟迟不能恢复,团队已经推出新的团购项目美团网。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新闻是腾讯微博即将上线,并流出集成了微博功能的QQ界面。耐人寻味的是,界面截图中的一条消息赫然显示,“饭否网创始人王兴再度浮出水面……”。我不知道,这是否也昭示了一种别样的胜利。

标题是从《第一财经周刊》借用过来的,那期文章采访了饭否、Blog bus、BT China等几个遭遇清洗整顿的互联网团队,给我的感觉是垂头丧气的,无可挽回的无奈地摊摊手,已经挽回的也只能唯唯诺诺,你无法想象这个互联网正在遭遇着什么。

经过了2009年,我们应该非常深刻地认识到,政策风险究竟意味着什么。它是平时含糊其辞得过且过,但在关键时刻拍案而起给你带来灭顶之灾的怪兽。与此同时,政策可能成为工具,管理者的工具,甚至是竞争对手的工具。它会长期存在,所以我们只能警惕它,尽早发现它,跟它交涉,让它先把游戏规则讲清楚,然后才能尽力避开它。在这种前提下,知道被谁管怎么管,应该说是一种进步,我们需要看到好的一面。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依然是中国互联网的常态。白鸦担心“GroupON”再度沦为大网站的功能,我觉得不无道理。博客、微博客、视频分享这些领域在中国的发展,一次又一次证实了这种悲剧。庙堂之上有国字招牌的正规军,江湖之中有养尊处优的网络大佬。开创者的浴血奋战沦为演习儿戏,走出来的草根英雄被场外釜底抽薪。酷6也许算是最幸运的,更多的梦想无人买单,背后隐藏的是这个国度对创造的不尊重。怎么办?要么离黄雀们的地盘远一点,做个偏安的小螳螂,要么足够快足够狠,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不要一心羡慕Facebook和Twitter们,刻苦学习的时候对你背后的黑影们提高警惕,竞争手段永远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更多的用户在涌向互联网,拥抱互联网,并且真心的感谢互联网,只是他们中的很多人不知道,有一个行业在为此流血不止。所以,他们不会轻易付费。虽然商业规则不是同情,但仍然需要相互理解。网络服务在中国不是那么容易直接兑现,广告、电子商务、网络游戏依然是互联网的主要出口。我们必须看到,商业模式的复制和创新都要承担巨大风险。

面对这些“国情”,年轻人们也就难免忧伤,但也会在忧伤中成长,这也算是件好事。即便经历过了嘈杂惨淡的2009年,互联网也绝对不会倒退,包括中国的。

说说Twitter的价值

上周开始尝试使用了一下“饭否”,可以理解为Twitter的中国版本。总的体会就是,有点意思,但没看出很多的价值。

每一种服务或者应用必然满足用户的某种需求。我们可以尝试把人的需求分为两大类,现实需求和心理需求。比如说,我们购买一件衣服,通常包含了这两种 需求:现实的,我们需要衣服蔽体保暖,或者我们的工作需要这样一种风格的服装;心理的:衣服可以体现自己的身份、风格、个性、审美观点,这是一种自我表达 的方式。我们纵观所有的需求,差不多跑不出去这两个范畴,而且很多时候二者是互相参杂的。

然后我们把目光聚焦到互联网,我们会发现情况基本是相同的。很多属于现实需求,比如新闻、邮件、沟通、音乐、相册、搜索等等。也有另外一些属于心理 需求,比如QQ秀、Blog(不完全是),以及最近的怪兽网,都是这方面典型的例子。而我有一个初步的结论,单纯满足心理需求的项目成功的机率远远低于涵 盖了现实需求的项目。不一定完全正确,但我认为在常规情况下接近正确。现实需求是不可缺失的,必须得到满足,所以如果你提供了这样的服务,就会有用户长期 选择你,同时对这类服务收费是相对容易接受的。反过来,单纯的,或者说更倾向于心理满足的需求,首先是不稳定的,不容易设计的,其次人们不太乐于为这种莫 名其妙的需要付费,尤其在中国。所以,以后者为特征的项目需要对用户心理有非常好的把握,同时很大程度上要依赖广告产生收入。

以上这两类我们都可以找出一些实际的例子,前者会包括新闻门户、Google、百度、Flickr、豆瓣等等,后者包括各种BSP、社区,那么 Twitter类型的网站我也暂时把它放到这里。注意,并不是说后者不会成功,而是说需要更多的条件才能成功,比如足够的流量。当然,谈到成功不管哪一类 恐怕都不容易。

接下来看看“饭否”满足的是什么需求:

  • 个体内部的,记录琐碎片断,事件或者情绪,微型Blog;
  • 个体外部的,让朋友关注自己,同时也关注朋友;
  • 打发无聊时间,已经开始像个聊天室了(如果这算需求的话)。

暂时想不到别的。我觉得这有点糟糕。毕竟大家不是过家家,尤其对于运营商来说,想得到什么呢?似乎不能收费、增值服务也很有限,那靠广告?好,流量呢?我们看下面的数字(我也很无聊,居然还去数了):

statistic.gif

这个表格是在不同时间段,在“饭否”首页的10条数据来源,我进行了分类,虽然采集的数量比较少,但做个初步的估算还是可以的。

那我们看到,Web+Wap合计的比率为1/4,这两项是带来流量的,其余全部是从各种终端推送过来的,不产生直接访问量。这是信息的发布来源。浏 览来源恐怕有相当数量是像我一样,仅仅是把链接丢到Blog里,另外一部分会登录“饭否”来看,而且是关注好友,而这部分人流量与前面Web那21%基本 是重合的。此外还有一些较为复杂的流量来源。好,就这些。

那么如果我是投资的话(我多希望我是:),我是不会给这个网站钱的。因为流量被各种终端稀释的很厉害,广告效果会有很大折扣。而手机方面似乎也没什 么乐观的地方,Wap、短信目前不带来营收,以后我看也很难。所以对于Twitter这种舶来模式,尽管在国外很火,但它的价值太有限。期待着能看到一些 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