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成年人真幸福

偶然在优酷上看见一个视频,“强人再现 N95控制乐高机器人玩魔方”,只能用牛掰来形容。

反复看了几遍,首先是乐高机器人配合N95对魔方进行扫描拍照,然后N95利用内置的算法程序,控制乐高机器人操作魔方,直至完成。而且该魔方是4×4×4。之后又看了一些相关的视频,大部分是玩家自制解3×3×3魔方,没有这个复杂,而且机器人操控魔方的方式属实也是这个最流畅,尤其是转动魔方的动作。也许是ARM或者Nokia的宣传片吧,从解决方案到拍摄到配乐无一不精,很难想象这只是一个玩具。

背景资料:

乐高(LEGO)。乐高是一家丹麦的玩具公司,亦指该公司出品的积木玩具,我们大部分人小时候都玩过这种积木,这种塑料积木一头有凸粒,另一头有可嵌入凸粒的孔,形状有1300多种,每一种形状都有12种不同的颜色,以红、黄、蓝、白、黑为主。它靠小朋友自己动脑动手,可以拼插出变化无穷的造型,令人爱不释于,被称为“魔术塑料积木”。

乐高Mindstorms NXT是乐高下一代的机器人。乐高(LEGO)已于2006年9月上旬推出乐高公司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共同开发的机器人组件新款“教育用LEGO Mindstorms NXT”。Mindstorms是将配备微处理器的LEGO公司的塑料积木组装起来,通过个人电脑制作的程序来控制的机器人。

魔方。Rubik’s Cube 又叫魔术方块,也称鲁比克方块。鲁比克·艾尔内是匈牙利的建筑学和雕塑学教授,为了帮助学生们认识空间立方体的组成和结构,所以他自己动手做出了第一个魔方的雏形来,其灵感是来自于多瑙河中的沙砾。

流行。魔方广为大众喜爱是在1980年代。从1980年到1982年,总共售出了将近200万只魔方。1981年,一个来自英国的小男孩,派翠克·波塞特(Patrick Bossert)写了一本名叫《你也能够复原魔方》(ISBN 0-14-031483-0)的书,总共售出了将近150万本。据估计,1980年代中期,全世界有五分之一的人在玩魔方。

记录。根据吉尼斯世界纪录第一场魔方比赛于1981年3月13日,第一名是慕尼黑出生的Jury Froeschl,花了38秒。2007年,法国的Thibaut Jacquinot以9.86秒的成绩成为首个在10秒内复原魔方的人。2008年,荷兰的Erik Akkersdijk以7.08秒的成绩成为最快复原魔方的人。

高阶。四阶魔方的英文官方名字最初称作为Sebestény Cube,后来在生产前最终定名为Rubik’s Revenge,直译过来是“魔方的复仇”。七阶魔方是世界上公开并证实存在的最高阶魔方。八阶到十一阶魔方目前为希腊的V-Cube公司所设计出来,可在其官方网站上看到,但尚未投产。九阶魔方在中国国内已经做出实物,并且第一批产品已经在2009年12月8号上市。最高十三阶魔方仅仅被提出来,有消息指图纸已经设计出来。

上帝的数字。所有的三阶魔方都可以在有限步数内复原,1982年,佛雷与辛马斯特合著的《魔方手册》定义任意的三阶魔方都可以保证最少n步复原,并称呼n为上帝的数字。在此书中,证明上帝的数字介于17~52之间。1995年,瑞德证明上帝的数字介于20~29之间。2006年,雷杜用群论证明上界可改进为27。2007年,计算机科学家古柏曼与他的学生用20台超级电脑花了8000个小时证明上界可改进为26。Tomas Rokicki于2008年宣布证明了任何魔方可以在25步以内解开。之后又改进为22步。

中国视频网站的三种未来

文章作者:Sakya | 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
原文地址:http://blog.binglog.com/?p=40  

到今天为止,国内所有的视频网站已经原则上“违法”运营超过3天了,除个别网站在早前就已经宣布关闭,大多数视频网站仍在“正常运行”。对于去年12月29日颁布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中要求视频网站必须是“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的“铁腕”政策,相关网站均表示在等待有关部门的进一步说明,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期待中的“细则”公布。

综合视频网站发展和国情现状,国内视频网站短期(未来1年)内面临的命运将取决于政策的尺度,我认为无非有三种情形:

  1. 最糟糕未来:《规定》确定为铁钉执行的,未来的“细则”也延续规定的口径,强制现有视频网站国有化。这是所有视频网站和他们的投资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届时只有两种方式达到要求,一是被国有单位收购,全资或者控股,但可以预见,这种收购价格会非常低廉,和明抢没什么区别,投资人欲哭无泪。这样,中国视频网站基本可以宣告灭亡了,享年2岁;二是挂靠国有单位,这是比较具有中国特色的解决方案,现有网站依然保留管理运营权,但要支付相当的利益,是一条曲线救国的途径,比被收购好一点。同时其他一些相关的国有单位,比如广电系统的企业,很可能趁机而入,及时发挥政策上的优势,在视频网站这个领域里分一杯羹。
  2. 最开心未来:坊间有传闻,可能会对现有视频网站既往不咎,颁发牌照,这对现有的视频网站绝对是冰火两重天的喜讯。或者国家以其他方式,采取更加宽泛的资格准入制度,为规模较大知名度较高的网站提供逃离法场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现有的几家著名网站可以说是政策的受益者,不仅保住了经营资格,更是屏蔽了后来竞争者。但这种方案会在法律层面上让国家管理部门陷入尴尬,前后法规口径不一,自相矛盾,尤其是所谓“既往不咎”的方案,简直就是“下不为例”的典型代表,其法律严肃性荡然无存。同时也会引发市场公平性的争议,为什么不让后来人也享受法规的优待,而在这一批准入中筛选标准又是什么?目前能和视频沾边的网站除了专门性的之外,还包括门户、播客、下载等多种类型,中小型网站也非常多,加起来没有1000也有800,管理部门如何对待?牌照发少了会有很强烈的争议,发多了,哪怕只是50张,也失去了意义,因为大家都明白,这个市场环境本身只能容纳少数幸存者,只要牌照总数够了,大家完全可以互相“转让”,借壳运营。
  3. 最郁闷未来:《规定》就这样定了,没有细则出台,至少年内没有。这种情况也并非没有可能,甚至可能性很大。那么问题实质就落到政策执行层面了,这里就出现了非常大的不确定性或者说“灵活性”。事实上,《规定》严不严格执行都可以,过去也有过不少不严格执行的例子,视频网站之前也遇到过,这是国情。如果是这样,那么管理部门的目的就很明显,是想要威慑而不是清理。这一点不难解释,从管理者的角度讲,市场全部清盘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必须接受视频网站这一形式,但管理者需要确保这个市场“健康有序”地发展,而不是色情、暴力、政治舆论泛滥,尤其在08年,这是什么时候,北京在开奥运会,全世界都在看中国,国家不能允许出任何问题,而出问题最严重的就是你们视频网站。所以《规定》就是绞刑架,先宣布你们违法有罪,但缓期执行,看你们表现,任何一家出现问题,可以立即依法处理。这里,国家要的是法律先决条件,而起到的威慑作用也会是非常明显的。看看最近几家视频网站,可以说已经“清静”了不少,这就是效果。如果这种情况出现,这些曾经的网络新贵们就不得不提心吊胆地经营一段时间了。

综合各方面因素来看,视频网站走向尽头的可能性并不大,必然会以某种方式继续存活下去。而在这次《规定》风波之后,最可能的受益者包括广电系统内的国有企业、大型门户以及现有知名度较高的视频网站。而对于广大用户来说,可能短期内会少看到一些有趣的视频。

中国视频网站的三种未来

到今天为止,国内所有的视频网站已经原则上“违法”运营超过3天了,除个别网站在早前就已经宣布关闭,大多数视频网站仍在“正常运行”。对于去年12月29日颁布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中要求视频网站必须是“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的“铁腕”政策,相关网站均表示在等待有关部门的进一步说明,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期待中的“细则”公布。

综合视频网站发展和国情现状,国内视频网站短期(未来1年)内面临的命运将取决于政策的尺度,我认为无非有三种情形:

  1. 最糟糕未来:《规定》确定为铁钉执行的,未来的“细则”也延续规定的口径,强制现有视频网站国有化。这是所有视频网站和他们的投资 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届时只有两种方式达到要求,一是被国有单位收购,全资或者控股,但可以预见,这种收购价格会非常低廉,和明抢没什么区别,投资人欲哭无 泪。这样,中国视频网站基本可以宣告灭亡了,享年2岁;二是挂靠国有单位,这是比较具有中国特色的解决方案,现有网站依然保留管理运营权,但要支付相当的 利益,是一条曲线救国的途径,比被收购好一点。同时其他一些相关的国有单位,比如广电系统的企业,很可能趁机而入,及时发挥政策上的优势,在视频网站这个 领域里分一杯羹。
  2. 最开心未来:坊间有传闻,可能会对现有视频网站既往不咎,颁发牌照,这对现有的视频网站绝对是冰火两重天的喜讯。或者国家以其他方 式,采取更加宽泛的资格准入制度,为规模较大知名度较高的网站提供逃离法场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现有的几家著名网站可以说是政策的受益者,不仅保住了经 营资格,更是屏蔽了后来竞争者。但这种方案会在法律层面上让国家管理部门陷入尴尬,前后法规口径不一,自相矛盾,尤其是所谓“既往不咎”的方案,简直就是 “下不为例”的典型代表,其法律严肃性荡然无存。同时也会引发市场公平性的争议,为什么不让后来人也享受法规的优待,而在这一批准入中筛选标准又是什么? 目前能和视频沾边的网站除了专门性的之外,还包括门户、播客、下载等多种类型,中小型网站也非常多,加起来没有1000也有800,管理部门如何对待?牌 照发少了会有很强烈的争议,发多了,哪怕只是50张,也失去了意义,因为大家都明白,这个市场环境本身只能容纳少数幸存者,只要牌照总数够了,大家完全可 以互相“转让”,借壳运营。
  3. 最郁闷未来:《规定》就这样定了,没有细则出台,至少年内没有。这种情况也并非没有可能,甚至可能性很大。那么问题实质就落到政策 执行层面了,这里就出现了非常大的不确定性或者说“灵活性”。事实上,《规定》严不严格执行都可以,过去也有过不少不严格执行的例子,视频网站之前也遇到 过,这是国情。如果是这样,那么管理部门的目的就很明显,是想要威慑而不是清理。这一点不难解释,从管理者的角度讲,市场全部清盘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必须 接受视频网站这一形式,但管理者需要确保这个市场“健康有序”地发展,而不是色情、暴力、政治舆论泛滥,尤其在08年,这是什么时候,北京在开奥运会,全 世界都在看中国,国家不能允许出任何问题,而出问题最严重的就是你们视频网站。所以《规定》就是绞刑架,先宣布你们违法有罪,但缓期执行,看你们表现,任 何一家出现问题,可以立即依法处理。这里,国家要的是法律先决条件,而起到的威慑作用也会是非常明显的。看看最近几家视频网站,可以说已经“清静”了不 少,这就是效果。如果这种情况出现,这些曾经的网络新贵们就不得不提心吊胆地经营一段时间了。

综合各方面因素来看,视频网站走向尽头的可能性并不大,必然会以某种方式继续存活下去。而在这次《规定》风波之后,最可能的受益者包括广电系统内的国有企业、大型门户以及现有知名度较高的视频网站。而对于广大用户来说,可能短期内会少看到一些有趣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