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上看的!”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蜈蚣百足,行不及蛇;
灵鸡有翼,飞不如鸦。
马有千里之程,无人不能自往;
人有凌云之志,非运不能腾达。
文章盖世,孔子尚困於陈邦;
武略超群,太公垂钓於渭水。
盗跖年长,不是善良之辈;
颜回命短,实非凶恶之徒。
尧舜至圣,却生不肖之子;
鼙叟顽呆,反生大圣之儿。
张良原是布衣;
萧何称谓县吏。
晏子身无五尺,封为齐国首相;
孔明居卧草庐,能作蜀汉军师。
韩信无缚鸡之力,封为汉朝大将;
冯唐有安邦之志,到老半官无封;
李广有射虎之威,终身不第。
楚王虽雄,难免乌江自刎;
汉王虽弱,却有河山万里。
满腹经纶,白发不第;
才疏学浅,少年登科。
有先富而后贫,有先贫而后富。
蛟龙未遇,潜身於鱼虾之间;
君子失时,拱手於小人之下。
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长;
水不得时,风浪不平;人不得时,利运不通。
昔时也,余在洛阳,日投僧院,夜宿寒窑。
布衣不能遮其体,淡粥不能充其饥。
上人憎,下人厌,皆言余之贱也!
余曰:非贱也,乃时也运也命也。
余及第登科官至极品,位列三公。
有挞百僚之杖;有斩啬吝之剑。
出则壮士执鞭;入则佳人捧秧。
思衣则有绫罗锦缎;思食则有山珍海味,
上人宠,下人拥。人皆仰慕,言余之贵也!
余曰:非贵也,乃时也运也命也。
盖人生在世,富贵不可捧,贫贱不可欺。
此乃天地循环,终而后始者也。

这是郭德纲前段时间的相声《十年》开头一段听来的,郭称“大书上看的”。既好听,又有理。今天想起来,查了一下,出处是宋朝宰相吕蒙正的一篇《劝世文》也叫《破窑赋》。即便不说是辞章华丽,起码也将汉语使用到极致了。收藏一下,长长知识。智慧都在文里。

《劝世文》版本不一,可能略有差异。

那一夜,终于无人说相声

一月份在北京专程到天桥看了德云社一场相声,早就应该叙述一下,无奈胶卷直到节后才冲出来。也好,正好这几天看了德云社封箱演出的录像,一并记一下。

德云社现场演出不错,虽然已经几乎看不到郭德纲于谦了,但总体质量还是不错的。现场效果也很好。我们坐在第一排,看得真是真真儿的。现场演出演员比较放得开,而且现场看比视频来的生动。来碗盖碗茶,吃点瓜子花生,喊喊好,相当舒服。当天的节目单是:

1、张鹤君     (快 板 书)
2、姬鹤武、齐鹤涛 【写 对 联】
3、高鹤彩、张鹤帆 【杂 学 唱】
4、邓德勇、刘献伟 【找 堂 会】
5、赵云侠、李云杰 【白 事 会】
6、孔云龙、冯阔洋 【托妻献子】
7、张德武、刘 源 【全 德 报】

红透的德云社

赵云侠、李云杰 【白 事 会】

孔云龙、冯阔洋 【托妻献子】

郭德纲徒孙鹤字辈的现在是演出的主体,杂学唱也显示了一定功力。云字辈负责挑大梁,白事会、托妻献子效果都相当不错,孔云龙之前只知道功夫比较扎实,当晚很出彩,是亮点。两位老先生的找堂会效果一般,一是段子本身就一般,方言段子或者说倒口活吧,不是我喜欢的,二来两位老先生也受自身限制,不大能发挥了。张德武真是坏啊,但是不喜欢他的做派,没办法赶上他俩攒底。

其实我最想看的是高峰(百科博客)、栾云平来攒底。高峰受很多观众喜欢,也是我目前最喜欢的德云社演员。相声快板两门棒,捧逗俱佳,基本功扎实,台风老练,相当有范儿,现场应变能力强,台下也很刻苦,不断地在挖掘学习传统段子,并且善于结合时代加入时尚元素,可谓用心。另外一个受欢迎的原因,可能是高峰外形和天津马志明少马爷很有几分相似,而且高峰从小也着力学习过少马爷,据说马志明的经典段子高峰可以连捧带逗一字不差说下来。多了我不知道,现场版的《纠纷》真的是几乎乱真了。高栾组合现在也比较稳定,小栾和高峰还挺搭配的,一个文质彬彬,一个质朴天真,关键地方都蔫儿坏,能抖包袱,可称为一对黄金搭档。

再说这两天看得德云社封箱演出录像,说实话挺失望的。整晚能称得上相声的就是郭于那一出,虽然是近期创作,但是基本都是听过的内容。听过其实并不要紧,关键是老郭近期创作的段子质量越来越差了,也离传统越来越远。我大概05年开始听郭德纲,最开始被吸引的就是他的传统段子,尤其大段的,像《文武双全》、《八大改行》、《托妻献子》等等,表演扎实,听着过瘾。也正是郭德纲反对抛弃传统相声,让相声回归剧场,再次焕发了相声的青春,重拾了相声的尊严。但是最近郭德纲的新节目开始水化,越是时尚的赶潮流的段子,越是不禁听,现场效果也许还算热烈,但回味起来没有质量和营养。创新的比较好的,比如《我要做善人》这类的,恰恰也是传统相声的翻版。这就引发一点思考,继承传统没有错,创新进取也没有错,但继承传统除了把老段子翻出来重返舞台,更重要的是继承传统的方法和风格。紧跟时代的内容当然值得鼓励,但要有系统性和方法,形成整体性强的节目,否则全是零碎的网络笑料,那和春晚上那些相声又有多大区别呢?说到春晚,今年姜昆的那段相声,其实效果不错,细想起来,也恰恰是重拾了传统的方法和形式,这一点值得肯定和思考。

完全从相声的角度评价封箱演出可能过于严肃了,如果说这是德云社一次春节前的联欢,那还是相当不错的,小字辈们悉数上场,拿出一技之长,也可以说百花齐放。有质量的节目个人认为要数分包赶角的快板《三打白骨精》,表演之前李菁垫话儿说上次说快板是去年封箱,说一次快板对于他来说也相当于过年了,无论有意无意,这句话值得深思,如果是有意说的,那李菁还要让我再高看一眼。节目当中高峰给李根题词儿真是太伶俐了,不得不再夸一句,加上最后集体返场的拆说快板《双锁山》的表现,高老板起码称得上优秀,将来能成大家也未可知。

我也没什么研究,随便就写这些了。反正希望德云社能越办越好,郭德纲和于谦老师保重身体,把传统相声和时代特色结合好,拿出更高水准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