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行小记(下)

一早起来,大家一致的反应是冷!我自己凌晨5点被冻醒遭到一致谴责,他们从半夜就开始反复被冻醒……但毕竟夜晚还很遥远,我们这一天的任务是登顶然后返回营地。

第二天:登顶,2007年寒冷的最后一夜

根据前一天晚饭后的打探,当天有两支浙江的队伍和一支上海的队伍要在白天上去,其中浙江有一队和我们的时间安排差不多,我们要尽量跟住他们,避免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走错路。早饭后,带上饮用水、午饭和药品,我们轻装上阵。

8:40,出发前的合影

起初我还是有点打怵的,因为第一天体力消耗比较大,明显感觉两腿酸痛,而且前一天向上也探了一小段,那段路很窄很陡,每一步都是在往上登。实际走起来感觉好一些,因为发现并不都是这样的上山路,有上有下可以缓解,同时也开始自我调节行进节奏,逐渐进入了比较好的状态。

随着地势升高,开始有零星积雪,有水的地方都结冰了。开始还是走走停停,后面逐渐接近匀速前进。路上遇到两个本地的挑夫,都有些年纪了,穿着简便,一根木杆挑着几个大包,走起来如履平地,我们自愧不如。

被冻住的冰凌

半山腰的远景

到达野猪塘之前,我们来到攻略中提到的小溪,也有些人在这里驻足,我们也稍事休息,把空了的水壶灌满了溪水,并且加了止泻药,以防不测。

溪水大部分被冰封住

比预计顺利一点,10:40,我们到达野猪塘,一个小一些的营地,有些人在这里过了前一晚。这里比较开阔,到处是荒草,为了跟住浙江的队伍,我们草草吃了两口,没做太多停留。

从野猪塘到清凉峰顶,要翻三座山头,一路上比较顺利,也没太多岔路,很多地方被前人作了标识。路上遇到一些前晚在野猪塘或者山上过夜的队伍,他们已经开始下撤。比较惨的是在山上过夜的,有一队因为早上太冷,所有东西都被冻住,只得直接下山,到了半山腰才开火作早饭。

更高处的景象,可以看到对面的山路

翻过第三个山头之后,我们终于看见了目的地,清凉峰。一条一石头为主的登顶之路摆在眼前。看起来近在眼前,但我们知道这段是最漫长的。山坡开始变得陡峭,没有缓坡让你歇脚,只能踩住石头支着登山杖喘口气。好在这样的路不算单调,反而让人没那么多疲劳感。最后一段甚至全是大石块,攀登感很强。

登顶之路

12:40,我们终于到达顶峰,很小的一块地,聚集了很多人,大家都想在长时间的爬山之后多享受一会顶峰的风景。拍了N张照片之后,我们撤下顶峰,到下面的开阔地享用午餐。加了药的溪水居然还有点甜甜的。

官方测量标志

和一些陌生人在山顶的合影

之后是迅速下撤,我们希望这一晚可以早点吃晚饭,还要想办法看看能否在房子里面过夜。

最终我们在天黑前吃完了晚饭,并和徽杭之家以及另外一家联系让我们到屋里打地铺。徽杭之家人太多了,希望不大,另外一家到是也同意了,让我们在他们的大厅谁,只是那些组团来的人迟迟不休息,坐在里面围桌杀人。这最后让我们崩溃放弃了。咬咬牙,睡觉。这一夜似乎更冷一些,大约1点种我被冻醒,但没看时间,怕因为时间太早而精神崩溃。早上得知Zero也是一样。2点多再次醒,看了时间,第三次已经超过5点。我们都庆幸看见了第二天的太阳。

第三天:穿越,走出水村!

早上起来心情不错,我主动先出来,打热水,居然还洗了脸并且三天内第一次使用了带来的牙刷,牙齿已经很敏感,碰上去酸痛。幸福有些时候不过就是一盆热水。

早饭之后,我们的负重已经大幅度减轻。水、饼、肉食所剩无几。起营的时候发现帐篷的地钉全部都冻在土里了。

根据前一天和本地人的打探,我们沿着另一条山路,翻过蓝天凹对面的山头,开始全面下撤。下山一切顺利,风景也还好,有些地方还有小片的竹林。拐过山脚下的第一户人家,我们来到了所谓的“公路”。这其实还是一条乡间小路,略宽一点,可以容下一辆车通过。路旁一直有水,从小溪变成河流,清澈得很,也算是嶂山峡谷的起源了。

沿途的溪水

清澈见底

村落里袅袅的炊烟

这种路走起来没什么难度,但不算近,走了很久,大约快到中午1点,我们才来到真正的峡谷的起点。

这里已经被围成一个公园,做了一些开发。Zero和Emma曾经进去过,我们俩则兴趣不大,所以休息了一会之后,我们决定不下峡谷,从上面的公路直接出去。

起点处的百丈岩

走公路是一件挺单调的事情,但第一段并不远,很快我们走到了峡谷公园的另一头。之前想作我们生意的司机再次看到我们的时候,悻悻的。

四个人傻傻的合影

简单的午饭之后,和司机谈价格不成,我们决定继续走。下一个目标是山脚下的水村,距离6.3公里。当时时间有些紧张,有可能赶不上回绩溪的公车,因此我们这一段走的很急,1个小时结束后,我们看到了水村。

暮色中水村

但很遗憾地,我们还是晚了。等到5点半,最终确认没车了,只能包车。但我们发现还是山上的那个司机和他的同伙们,这里只有他们做这个生意。很显然谈判不顺利,我们这样被宰会很不爽,他们远远地看我们坐在路边,好象要吃定我们。尝试了几次搭便车,都没成功,看着他们得意的样子,我们拿出电筒,背上背包,决定继续走路!

走出水村半小时,天已经全黑了,路况并不好,有些地方立着塌方的警示牌。天气也开始变冷,我们边走边拦车。最终我们在6点半左右,拦到一辆微型面包车,车主是在乡下开店的,到县城上货。

大概一小时之后,我们到达绩溪县城的火车站。休整了一下,我们打算找个地方吃顿好饭!顺便熬到10点左右,因为返回南京的火车要晚上11点多。

晚饭出奇的快,Zero再三劝阻也拦不住我们狂吃主食。再往后,闲得快要睡着了。事实证明这种活动对饭量和睡眠质量有显著提高。饭后在候车室又迷糊了一阵之后,我们踏上了返回南京的狂热无比的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