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饭的故事

今天终于再次战胜自己薄弱的意志,到南航去跑步。我比较喜欢操场的感觉,塑胶跑道,中间几伙人在踢球,周围的人或独自或三三两两的跑着走着。断断续续地,我跑了十圈,差点断气。但起码我证明有些事情是可以达到的。

跑完之后我没有丝毫犹豫地混进南航的食堂,简单摸索了一下规矩,给自己拿了一份晚饭。凭心而论,现在学校的伙食好了很多,甚至可以称得上可口,墙上贴着“让学生满意是我们永远的目标”。不过这米饭,又是米饭!我确实不敢恭维,甚至觉得比我读书的时候吃的还差。

作为一个主要吃大米长大的东北人,我对米饭很敏感,尽管说不上挑剔。我最恐惧的事情之一就是一桌子好菜没有一碗像样的米饭。米饭一揭锅、一端上来,我就知道,这下糟了!

东北人通常以东北大米为豪,现在我也坚持买东北米。很小的时候,邻居家的哥哥上大学,他父母去看他,别的都没拿,就扛了100斤大米,跟我们聊天的时候说,南方都是“线儿米”,不好吃,拿去的大米煮粥就已经很好了。那时候我还很难理解,这破玩意有那么重要么。结果是,我上大学到了标准的南方——长沙。食堂的米饭让人歇斯底里。没光泽、没弹性、没黏度、没香味,简直一盘散沙。毕业之后再次回到长沙一个湖南哥们还跟我讲,他们好米饭的标准就是“粒粒皆清楚的一盘散沙”,我去他的!

其实我也知道,南方的鱼米之乡有很多质量上乘居家必备的好大米,很多餐馆的大米香甜可口有模有样,上面还撒着黑芝麻,我不能再说了!但是全中国的大学食堂就没有一所愿意给学生吃这样的米饭,稍微差一点的也不行,必须差很多!起码我去过的都是这样,一家比一家令人发指。当然,这样可以节约一些成本,而且也没有那么重要,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我这样的好米饭原教旨主义者,何况对于正在求学的青年,吃一点糙米没有什么坏处,还可以磨练意志。

但我忽然有一个狠怪很傻想法,如果全中国的学校食堂提供的都是这样的米饭,那么,那么!我们所有这些受过一点点教育的人,当我们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都是一片灰蒙蒙的粗糙暗淡的米饭,一碗接着一碗排山倒海延绵不绝四五年,曾经饭票难为水,除却糙米全是菜。这简直太诡异太灰暗了,这究竟是怎样的国家和饭桌?又有谁会坚决地要求换一碗米饭而不向小二低头?哦麦高德!

好,停止抽风,这段到此为止。

插播一点关于胶卷的事情。我又有责任事故了,胶卷在相机里被我活活扯断,以后注意。看了一些别人的照片,总结两点:欠曝比过曝好;精彩的时刻比精确的对焦重要。记下来了。

这卷报废了一些,剩下的能看的也不多了。再补几张上次的黑白。

99260006

99260018

99260015

63960024

63960025

63960031

传闻

最近两条传闻不谋而合,一是“千橡一周之内将关闭校内网、kaixin.com,全力打造猫扑,建国内最大社区+SNS”,另外一则是在twitter上传来的“据说以后不再会有大学类聚合性网站,现有的将大力整治或者关闭,百度大学吧是一个,影响更大的是校内网,千橡最近可能会宣布转型。

两条都是传闻,不负责任的,但很容易引发联想。看到这两则消息我也不太平静,主要有几个想法——

一是,如果千橡的传闻最终言中,那么只能再次证明陈一舟只会忽悠投资而不会运营,除了一开始的chinaren校友录被搜狐收购外,陈之后的一连串动作,donews、猫扑、校内、伪开心,都是在拥有庞大资源的前提下被陈搞得不温不火骑虎难下,陈一舟的确像他办公室贴的标签一样,纸老虎一只。但是纸老虎还是有本事,手里花着4.3个亿对公司业务做巨型手术,还敢说“如有需要,软银会进一步投资”,看来孙正义还真是上了陈这条贼船了。

二是,如果校内真的要做这种变化,那算是给国内通用SNS平台打了最后一个死结。握着几个亿的现金,背靠软银这棵大树,打着陈一舟这面大旗,运营国内最大的SNS平台,到最后如果都要和猫扑来整合,那其他平台都不用做了,除非自己可以盈利养活自己,否则所有的VC都会第一时间把你踢出list。其实校内要做第一没有错,但开心就真的那么可怕么?手里区区几百万,靠生命周期很低的web game起家,大把花钱发展所谓白领用户但依然被迅速稀释,这样的开心网一般人也许不容易挑战,但千橡绝对有这个实力,唯一不死磕的理由就是懒惰,拒绝劳动致富,一心想资本圈钱。

第三个想法更加严肃一点,那就是在中国做互联网到底要面临多大的政策风险?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可以说是一部血泪史、屈辱史,从最开始门户网站的新闻采播权开始,互联网一直在与政策的不断博弈中艰难前行。网络实名制、视频网站从天而降的管理规定以及网上交易的税收政策,这些旧闻到现在依然余音绕梁。然而风波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一批网站被动维护,网络巨头Google陷入“桃色陷阱”断臂自保,国内微博客网站到目前为止集体“失语”转入地下,现在又出来大学类聚和网站的整顿传闻。这些让我们不禁要严肃地考虑政策风险这个问题,也不得不暂时放下那些愤青的想法,坦然面对屈身政策屋檐下的这个现实。博弈是来自双方的力量的角逐,既然这个互联网总要走向进步,那么博弈的平衡要比博弈的破裂来得更有意义。相对而言,那些发展多年的大公司在这方面更平稳一些,这也算是商业成熟的一种表现吧。都说一个人成熟的标志就是站在自己年轻时候的对立面去,做互联网又何尝不是如此……

以上都是基于传闻的想法,不必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