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湖:黑白的日暮

昨天取回来三卷胶片,其中包括上个月拍的乐凯黑白卷。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我拍的第一卷黑白,也是本阶段低烧的第二卷。尽管水平有限,但是黑白还是很给人惊喜,出的片子味道很重,颗粒感也很强,个人比较喜欢。不足是部分照片反差比较强烈,细节上似乎有些损失。另外一个问题是黑白冲卷不容易,大部分照相店都不接受了,而且价格相对彩色胶卷居高不下。冰箱里还剩一卷,以后怎么配备呢?有点纠结啊!发几张那天傍晚沿玄武湖拍的。

63960010

暮霭沉沉,等谁归

63960013

荷花败了,他们驾舟逃离

63960015

锋利的艇,要撕开何时的水面

63960016

2对2,挺有戏剧性的

63960017

水面外,被掩映的城

63960019

浑浑噩噩,选择亮起来还是暗下去

63960018

失焦……

周云蓬:沉默如谜的呼吸@古堡

之前其实没怎么听过,只知道是个盲人歌手,代表作《中国孩子》挺真实的。

现场的周云蓬,不太会说话,很腼腆的告诉我们,今天的演出分上下半场,中间休息10分钟,那感觉好像今天是个Presentation。

周的嗓子很好,是那种天生用来唱歌的,毫不费力的把古堡这么烂的现场条件唱得和专辑无二。

周唱歌很有情绪,感觉很真诚,一首接一首,越来越好听。到了《中国孩子》的高潮部分激昂而愤懑,唱到“死到临头让领导先走”,正巧侧面来了一个闪光灯,简直像暴雨中的闪电,我浑身一机灵!

唱完的时候观众停顿了一下,似乎没回过神,周准备退场了,慢慢有人喊再来一个,附和声起,周回到话筒前,居然说,“其实之前准备了一首返场的歌”。朴实得可以了。

当晚照片没有一个能看的,发段视频好了。《中国孩子》,虽然不是我觉得最好听的一首,可他让人很难过。

幸福大街@南京·古堡酒吧

上个月知道幸福大街要到南京演出,当然,在南京除了古堡外似乎再没有别的去处了。对幸福大街一直有些印象,但歌几乎没听过,不过既然名字很熟,所以还是要去看看。后来忽然发现,他们里面有一个后加入的和声叫燕子,核实了一圈,居然就是读书的时候在浪琴论坛里的流浪的燕子,和我同为民谣版主,当时在网上还算满熟的,不由得让我回想起学生时代的混沌时光。联系到本人,确认无误,这样的话就不能不去了。

晚上人特别多,也许是周末的缘故,不过明显女孩子更多一些,大多是学生,看来幸福大街的主要听众就是她们。

对幸福大街最初的了解是吴虹飞写的《阿飞姑娘的双重生活》,当时还在青岛的部队,精神生活极其匮乏,所以很莫名其妙的买了一本,到现在写的是什么全然没了印象,大抵就是有点酷的样子。吴虹飞在我脑海里的印象一直就是一个扎羊角辫跻着踏拉板骑单车的黄毛丫头,不知道为什么。不想今天一见本人已经是徐娘半老的感觉。大吴让人看起来不太爽,借用上海人的一个字眼,就是挺“做”的,举手投足和眉目间一股子不自然,讲起话来舌头跟儿硬得令人发指,不喜欢。唱歌么也太单薄,偶尔还不在调上,现场演唱几乎一塌糊涂,难怪要找燕子作和声。

燕子和过去看的照片里差不多,只是少了些民谣的青涩,不由让我回想起当初抱着木吉他的陈年照片。多年以后见面已经是台上台下,想想也蛮有意思的。燕子唱起歌来倒是很认真,稳稳当当,比吴虹飞强,喜欢她的听众看起来不在少数,难怪吴虹飞现场吃起醋来。当然,我并没有冲过去四目相认,毕竟我是这么大牌而且腼腆的人对吧?

前面几首歌我都没听过,两个人的和声感觉还应该更好一些,把两个人的特点做得更鲜明一些,否则有点像合唱了 。后来拿起木吉他唱《冬天的树》和另外一首没听过的歌,感觉稍好点,但说实话,还是不如纯民谣听得舒服,燕子如果看到了可能要骂人了。。。

全场我最喜欢的还是鼓手田坤,鼓点给的稳重而结实,是我目前见过的最稳的鼓手,我和Zero一致好评,都说放在幸福大街可惜了。不如把鼓手贝斯匀给更需要的乐队,留两把木吉他改民谣,我看更好。或者燕子改主唱做个“平安胡同” 乐队也是个不错的主意^_^

上两张照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