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就是因为迷惑而葱茏美丽的岁月

我不得不承认,除夕之夜一年比一年乏味。我坐在小板凳上和妈妈一起包饺子,一五一十十五二十。二十年前我包的饺子全都站不住,一个个扬脸朝天,直挺挺地横在面板上。现在虽然不是熟练工,但起码能站住了。电视里王菲大姐哼哼唧唧唱着歌,脸比98年大了足足一圈。春晚预设的兴奋点一个接一个失败的掉了下去。直到朱军说了几个蹩脚的春联之后,小虎队上场了。看着他们唱着跳着,我有点热泪盈眶。

还是二十年前一个礼拜天的上午,我独自在家里看电视。电视里红房绿树,柏油马路平坦开阔,忽然窜出几个俊男美女又唱又跳,画面美丽得有几分朦胧,俨然一个别处的花花世界。从此小虎队率先进入我们这代人的青春岁月。我半会不会的第一首流行歌也正是《青苹果乐园》,班里的唱歌委员一句一句有点机械地教我唱,我问她,“我次要内幕”是什么意思?她的回答很简单地甩过来,“你别管”。

小虎队于80年代,是典型的青春、快乐和爱情的符号。物质匮乏的年代,感情来得也无比单纯,早熟的孩子们也啥也不懂,无非也就是愿意和谁谁谁在一起玩,仅此而已。小虎队的歌里大喊着,“Honey tell me you love me,给我你的约期,不管明天下不下雨”,唉我去,比小屁孩们的真实感情还要直白,天助我也!

二十年后,小虎队哥仨终于再次一起站在舞台上,多年前的我一定无法想到,一切都得感谢虎年与和谐社会的春晚。大概是九一年小虎队解散的告别演唱会,三个小伙满眼热泪地唱着“请相信我们明天一定会再见,就像白云离不开蓝天”,谁能想到一个明天就明到了20年后。吴奇隆也觉得当年唱的歌都好幼稚,就像你我,无法理解那些逝去的年代,青春就是那样的岁月,无论当时还是未来,你都无法想清楚,越发地为她迷惑。

电视里的小虎队有些胖了,裤子显得肥肥大大,霹雳虎没那么俐落了,小帅虎黑的也可以,不过动作还很娴熟,似曾相识的感觉,乖乖虎胡茬明显,越看越像某个阿哥。可是谁在乎这个呢,歌曲没有变,动作也没有变,勾起的大家的记忆也没有变,为他们欢呼鼓掌的人们,没有变……青春拼图复现的瞬间,一定有人哭了。那一刻我在想,这个春晚只因这一个节目,就足够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