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饭的故事

今天终于再次战胜自己薄弱的意志,到南航去跑步。我比较喜欢操场的感觉,塑胶跑道,中间几伙人在踢球,周围的人或独自或三三两两的跑着走着。断断续续地,我跑了十圈,差点断气。但起码我证明有些事情是可以达到的。

跑完之后我没有丝毫犹豫地混进南航的食堂,简单摸索了一下规矩,给自己拿了一份晚饭。凭心而论,现在学校的伙食好了很多,甚至可以称得上可口,墙上贴着“让学生满意是我们永远的目标”。不过这米饭,又是米饭!我确实不敢恭维,甚至觉得比我读书的时候吃的还差。

作为一个主要吃大米长大的东北人,我对米饭很敏感,尽管说不上挑剔。我最恐惧的事情之一就是一桌子好菜没有一碗像样的米饭。米饭一揭锅、一端上来,我就知道,这下糟了!

东北人通常以东北大米为豪,现在我也坚持买东北米。很小的时候,邻居家的哥哥上大学,他父母去看他,别的都没拿,就扛了100斤大米,跟我们聊天的时候说,南方都是“线儿米”,不好吃,拿去的大米煮粥就已经很好了。那时候我还很难理解,这破玩意有那么重要么。结果是,我上大学到了标准的南方——长沙。食堂的米饭让人歇斯底里。没光泽、没弹性、没黏度、没香味,简直一盘散沙。毕业之后再次回到长沙一个湖南哥们还跟我讲,他们好米饭的标准就是“粒粒皆清楚的一盘散沙”,我去他的!

其实我也知道,南方的鱼米之乡有很多质量上乘居家必备的好大米,很多餐馆的大米香甜可口有模有样,上面还撒着黑芝麻,我不能再说了!但是全中国的大学食堂就没有一所愿意给学生吃这样的米饭,稍微差一点的也不行,必须差很多!起码我去过的都是这样,一家比一家令人发指。当然,这样可以节约一些成本,而且也没有那么重要,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我这样的好米饭原教旨主义者,何况对于正在求学的青年,吃一点糙米没有什么坏处,还可以磨练意志。

但我忽然有一个狠怪很傻想法,如果全中国的学校食堂提供的都是这样的米饭,那么,那么!我们所有这些受过一点点教育的人,当我们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都是一片灰蒙蒙的粗糙暗淡的米饭,一碗接着一碗排山倒海延绵不绝四五年,曾经饭票难为水,除却糙米全是菜。这简直太诡异太灰暗了,这究竟是怎样的国家和饭桌?又有谁会坚决地要求换一碗米饭而不向小二低头?哦麦高德!

好,停止抽风,这段到此为止。

插播一点关于胶卷的事情。我又有责任事故了,胶卷在相机里被我活活扯断,以后注意。看了一些别人的照片,总结两点:欠曝比过曝好;精彩的时刻比精确的对焦重要。记下来了。

这卷报废了一些,剩下的能看的也不多了。再补几张上次的黑白。

99260006

99260018

99260015

63960024

63960025

6396003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