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终于无人说相声

一月份在北京专程到天桥看了德云社一场相声,早就应该叙述一下,无奈胶卷直到节后才冲出来。也好,正好这几天看了德云社封箱演出的录像,一并记一下。

德云社现场演出不错,虽然已经几乎看不到郭德纲于谦了,但总体质量还是不错的。现场效果也很好。我们坐在第一排,看得真是真真儿的。现场演出演员比较放得开,而且现场看比视频来的生动。来碗盖碗茶,吃点瓜子花生,喊喊好,相当舒服。当天的节目单是:

1、张鹤君     (快 板 书)
2、姬鹤武、齐鹤涛 【写 对 联】
3、高鹤彩、张鹤帆 【杂 学 唱】
4、邓德勇、刘献伟 【找 堂 会】
5、赵云侠、李云杰 【白 事 会】
6、孔云龙、冯阔洋 【托妻献子】
7、张德武、刘 源 【全 德 报】

红透的德云社

赵云侠、李云杰 【白 事 会】

孔云龙、冯阔洋 【托妻献子】

郭德纲徒孙鹤字辈的现在是演出的主体,杂学唱也显示了一定功力。云字辈负责挑大梁,白事会、托妻献子效果都相当不错,孔云龙之前只知道功夫比较扎实,当晚很出彩,是亮点。两位老先生的找堂会效果一般,一是段子本身就一般,方言段子或者说倒口活吧,不是我喜欢的,二来两位老先生也受自身限制,不大能发挥了。张德武真是坏啊,但是不喜欢他的做派,没办法赶上他俩攒底。

其实我最想看的是高峰(百科博客)、栾云平来攒底。高峰受很多观众喜欢,也是我目前最喜欢的德云社演员。相声快板两门棒,捧逗俱佳,基本功扎实,台风老练,相当有范儿,现场应变能力强,台下也很刻苦,不断地在挖掘学习传统段子,并且善于结合时代加入时尚元素,可谓用心。另外一个受欢迎的原因,可能是高峰外形和天津马志明少马爷很有几分相似,而且高峰从小也着力学习过少马爷,据说马志明的经典段子高峰可以连捧带逗一字不差说下来。多了我不知道,现场版的《纠纷》真的是几乎乱真了。高栾组合现在也比较稳定,小栾和高峰还挺搭配的,一个文质彬彬,一个质朴天真,关键地方都蔫儿坏,能抖包袱,可称为一对黄金搭档。

再说这两天看得德云社封箱演出录像,说实话挺失望的。整晚能称得上相声的就是郭于那一出,虽然是近期创作,但是基本都是听过的内容。听过其实并不要紧,关键是老郭近期创作的段子质量越来越差了,也离传统越来越远。我大概05年开始听郭德纲,最开始被吸引的就是他的传统段子,尤其大段的,像《文武双全》、《八大改行》、《托妻献子》等等,表演扎实,听着过瘾。也正是郭德纲反对抛弃传统相声,让相声回归剧场,再次焕发了相声的青春,重拾了相声的尊严。但是最近郭德纲的新节目开始水化,越是时尚的赶潮流的段子,越是不禁听,现场效果也许还算热烈,但回味起来没有质量和营养。创新的比较好的,比如《我要做善人》这类的,恰恰也是传统相声的翻版。这就引发一点思考,继承传统没有错,创新进取也没有错,但继承传统除了把老段子翻出来重返舞台,更重要的是继承传统的方法和风格。紧跟时代的内容当然值得鼓励,但要有系统性和方法,形成整体性强的节目,否则全是零碎的网络笑料,那和春晚上那些相声又有多大区别呢?说到春晚,今年姜昆的那段相声,其实效果不错,细想起来,也恰恰是重拾了传统的方法和形式,这一点值得肯定和思考。

完全从相声的角度评价封箱演出可能过于严肃了,如果说这是德云社一次春节前的联欢,那还是相当不错的,小字辈们悉数上场,拿出一技之长,也可以说百花齐放。有质量的节目个人认为要数分包赶角的快板《三打白骨精》,表演之前李菁垫话儿说上次说快板是去年封箱,说一次快板对于他来说也相当于过年了,无论有意无意,这句话值得深思,如果是有意说的,那李菁还要让我再高看一眼。节目当中高峰给李根题词儿真是太伶俐了,不得不再夸一句,加上最后集体返场的拆说快板《双锁山》的表现,高老板起码称得上优秀,将来能成大家也未可知。

我也没什么研究,随便就写这些了。反正希望德云社能越办越好,郭德纲和于谦老师保重身体,把传统相声和时代特色结合好,拿出更高水准的作品。

“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很久没写东西。近几天热点再次集中在王兴身上,被关闭的饭否迟迟不能恢复,团队已经推出新的团购项目美团网。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新闻是腾讯微博即将上线,并流出集成了微博功能的QQ界面。耐人寻味的是,界面截图中的一条消息赫然显示,“饭否网创始人王兴再度浮出水面……”。我不知道,这是否也昭示了一种别样的胜利。

标题是从《第一财经周刊》借用过来的,那期文章采访了饭否、Blog bus、BT China等几个遭遇清洗整顿的互联网团队,给我的感觉是垂头丧气的,无可挽回的无奈地摊摊手,已经挽回的也只能唯唯诺诺,你无法想象这个互联网正在遭遇着什么。

经过了2009年,我们应该非常深刻地认识到,政策风险究竟意味着什么。它是平时含糊其辞得过且过,但在关键时刻拍案而起给你带来灭顶之灾的怪兽。与此同时,政策可能成为工具,管理者的工具,甚至是竞争对手的工具。它会长期存在,所以我们只能警惕它,尽早发现它,跟它交涉,让它先把游戏规则讲清楚,然后才能尽力避开它。在这种前提下,知道被谁管怎么管,应该说是一种进步,我们需要看到好的一面。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依然是中国互联网的常态。白鸦担心“GroupON”再度沦为大网站的功能,我觉得不无道理。博客、微博客、视频分享这些领域在中国的发展,一次又一次证实了这种悲剧。庙堂之上有国字招牌的正规军,江湖之中有养尊处优的网络大佬。开创者的浴血奋战沦为演习儿戏,走出来的草根英雄被场外釜底抽薪。酷6也许算是最幸运的,更多的梦想无人买单,背后隐藏的是这个国度对创造的不尊重。怎么办?要么离黄雀们的地盘远一点,做个偏安的小螳螂,要么足够快足够狠,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不要一心羡慕Facebook和Twitter们,刻苦学习的时候对你背后的黑影们提高警惕,竞争手段永远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更多的用户在涌向互联网,拥抱互联网,并且真心的感谢互联网,只是他们中的很多人不知道,有一个行业在为此流血不止。所以,他们不会轻易付费。虽然商业规则不是同情,但仍然需要相互理解。网络服务在中国不是那么容易直接兑现,广告、电子商务、网络游戏依然是互联网的主要出口。我们必须看到,商业模式的复制和创新都要承担巨大风险。

面对这些“国情”,年轻人们也就难免忧伤,但也会在忧伤中成长,这也算是件好事。即便经历过了嘈杂惨淡的2009年,互联网也绝对不会倒退,包括中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