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食

据说这次日食300年一次,现在活着的人恐怕都是最后一次看到了,可怜了那些还不懂事的孩子。

我对日食这种天文奇观没有特别在意过,所以对之前的浩大声势不怎么理解,尤其是知道很多人为了这次日食准备很多年。如果真的是这样,今天的坏天气简直十恶不赦。

我没见过日全食。最早类似的记忆是月食,来自一本书,说古代的人认为月食是因为天狗要吃了月亮,于是人们在地面敲敲打打,最后把天狗赶跑。现在想想天狗不是故意要来的,也不是被吓得不得不走。人们无厘头的行为只是来源于无知,这一点倒是没怎么变过。

第一次遇到日食是在小学,我啥也不懂,就是发现高年级的孩子一人拿一个玻璃片,用墨水涂得雀黑,对太阳看,教学秩序严重被干扰,像是马上要放假一样。很多年以后回想起来我才知道,那天是日食。

另外一次是初中,预先被告知有日食,早上八九点钟,太阳很大,红彤彤的。我们在老师的指点下注意了一下,但那次貌似很偏,记忆里没有画面感,就像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早上起来开始从电视看直播,我不得不说,CCAV做的节目比东方卫视差很多,重庆那边都快全黑了,CCAV的女主持人还在那正襟危坐地说,那么我们观看日食应该注意看什么。。。。看你个鸟啊!东方就好很多,各地连线,一直连到日本太平洋,插播广告都给保留N个小画面,什么叫人性化?唯一的不足就是演播室的男主持总问一些又傻又做作的问题,略见白岩松老师的中宣部范儿。

南浔一直阴天,只在食既和生光的时候露了两面,隐约赏了一个钻石环。我一直担心日全食的时候会出现什么灾难,因为我觉得这是人力无法控制而我又从没经历的事情。事实证明,没这个必要,仅仅是黑了两三分钟,温度有点低,再没什么异象。看来我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已经所剩无几,我保证下次不再有这种念头了。

大家都在为坏天气感到遗憾,其实也没什么,300年一次都遇到了,能不能看清楚都不重要了,难不成还要天长地久么?不完美的事情总是很多,比如我的第四卷胶卷完全没有上好,兴致勃勃地两个傍晚付诸流水,倒卷的时候不禁扼腕。可是还能怎么样呢?总不能再也不上胶卷了。罗永浩老师曾经引用一本励志书的话,失败只有一种就是半途而废。所以我怎么能因为区区36下快门放弃我成为伟大摄影爱好者的理想呢?就像任何人也不能够阻挡中法两国的友谊一样,谁也不能阻挡我继续祸害胶卷。

其实我主要是想说最后这件事情,只是希望在日全食的宏大背景下,能掩饰自己的重大责任事故。

二手玫瑰踏破铁鞋巡演南京部分

作为中国摇滚乐队中最妖娆的一支,二手玫瑰的破鞋终于踏入南京。只可惜是女扮男装来的。

二手现场不错,梁龙很NB,很东北很爷们儿,二人转的底子扎实,有一定的煽动性。

摇篮很风骚,小花短裤赤裸上身,戴一约翰·列侬的眼镜和小脸盘,笑得邪行。

离了婚的贝斯手简朴低调,跨栏背心加一莲蓬草帽,经济实用反讽,直接把曾亦可比下去了。

鼓手很顽强,带病咬牙死命完成最后一锤子买卖,我真有心一枪帮他解除痛苦。

民乐手,口活相当不错。

观众,很混乱。跑火车居然跑到场外,把乐队晾台上。

上段视频。狼心狗肺。

E时代桃园: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A2OTg2MzY0.html

伎俩: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A2OTgwNDA4.html

嫂子颂: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A2OTg3NjMy.html

命运(生存)部分: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A2OTg4ODg4.html

野史: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A2OTcxMDk2.html

Super Program第一卷胶片

第一卷很快就出来了,用的富士100负片。效果比较满意,色彩很棒,颗粒感也很明显,尤其在高分辨率下,胶片效果映然纸上。1.4的镜头景深果然很鲜明,可惜经验不足,对大光圈没有充分认识,导致一些照片景深过浅。技术上还有不少对焦不准的情况。

发几个样片供参考,都是未经处理的原片。另外底片冲洗+扫描价格是5+15=20元,还可以接受,南京的朋友可以参考一下,但是目前黑白胶卷貌似比较难冲洗,条件成熟的可以考虑自己冲。

自制的猪排,有点老了

开·关

杯子

别来无恙的马克杯,忘记洗了

更多看这里,里面有zero两张不赖的人像,本人大作。

入了!入了!Pentax Super Program!

本人摄影史从今天开始进入单反时代,同时——返回到胶片时代。我宣布对过去的照片本人不负任何责任,停止承担保修义务,谢绝跨省追捕。

Pentax Super Program(#1423210)由河北色友韩先生有偿提供

with SMC Pentax-M 1:1.4 55mm(#7109219)由上海贩子董先生有偿提供,LR by Zero

留此存照,以观后效。

极致的分销网络——CPS网络联盟的本质

今天说一个和电子商务相关的话题,CPS网络联盟。现在网络联盟逐渐变成一个常规的营销方式,其中又以按效果付费的联盟模式最受广告主推崇,比如按销售额付费(CPS)、按目标付费(CPA),这是目前最实惠、最容易量化、对广告主最有利的营销方式。

网络联盟的鼻祖应该说是Google,但是Google,以及百度等,仅把效果定义到点击这个环节,并不按照最终销售效果来结算,这种模式更适合定义为“广告”。当这种联盟发展到CPS的模式,可以说把效果评估的标准向消费终端又推进了一大步,从流量升级到销售额,这是一种质的变化,用广告来定义已经不完全准确了。网站主把消费者带到广告主的网站,并且完成消费,从中获取一种特殊的广告费——“佣金”,这种方式其实更像零售行业的分销,广告主是经销商,网站主成为终端零售商,只不过这是一种极简的终端,不需要店面、货品、促销,只需要提供客流。所谓的“佣金”实际上是加盟商的利润所得。

这样说来我们就可以换一个方式理解某些B2C的商业模式,比如Vancl。大家都说Vancl依靠网络广告的投入推动销售业绩的增长,其实这种看法并不准确。按照上面的观点来考察,Vancl其实是一个极致的连锁零售品牌,所有参与Vancl网络联盟的网站都是Vancl的加盟商,Vancl负责品牌、产品、促销、服务等等,加盟商们负责输送消费者,双方共享收益,这是一个典型的极端化的零售分销模式,Vancl支付的并不是广告费,而是加盟商的利润分成。也正因如此,网站主们极力提高销售的转化率,以经营者的姿态参与到其中,这也有别于广告的投放。Vancl加盟商的利润分成是销售额的16%,而传统服装行业终端的利润可以占到销售额的30%左右。换句话说,Vancl只支付了16%的利润分成,就建立的庞大的零售分销网络,这是传统行业不可比拟的。而对于品牌运营成本的部分,无论由哪一方支付都是要扣除的,但我们知道电子商务的成本要低于实体经济。成本低、支付给加盟商的利润更低,这就是这类B2C获利的要点之一。

  • 传统零售:P品牌厂商利润=A销售额-B加盟商利润-C运营成本(运营成本有品牌厂商和加盟商各自承担一部分)
  • 电子商务:p品牌厂商利润=a销售额-b加盟商利润(佣金)-c运营成本(基本由品牌厂商独自承担)
  • 以百分比来比较,A=a=100%;B=30%>b=16%;C>>c,因此电子商务的利润率将高于传统零售

那么在CPS网络联盟的情况下,还有广告费么?答案是有。所有CPS加盟网站都承担了一定的品牌宣传的功能,这部分价值被打包在佣金当中了,可以说网站主们再次被剥削。但Vancl们在那些大型门户网站中投放的广告,承担了更大比重的品牌宣传功能,因此这一部分投放成本中,有很大比例的广告费,广告价格和计算方式往往也是双方谈下来的,并不遵从于通用的分成比例。

从对CPS模式的这种分析中我们可以明白,Vancl们通过CPS的模式同时完成品牌宣传和网络分销,但降低了相当大比例的加盟商收益,同时在中小网站的部分节省了一大笔广告费用,那么他们怎么能不赚钱呢?(当然,多赚的这部分也可以从其他地方支付掉,比如降低产品价格以便扩大规模,但这都是收益。)这就是CPS网络联盟和媒体广告的差别,也就是Vancl和PPG的差别。反过来,如果不能理解这一点,砸再多的广告费也无法复制一个Vancl。

这里有几个结论或者说是判断:

  1. 成功的电子商务并不是颠覆传统,而是将传统发展到极致;
  2. 不能把CPS收入简单理解成为广告收入,这低估了网站自身的价值;
  3. CPS收入已经属于利益链条末端,并饱受盘剥,最多只能最大限度地提高转化率,而无法提高利润率,依靠CPS可以生存,但难以发展壮大;

最后补充一点,并非所有的电子商务都是依靠CPS来开展业务,本文只讨论CPS的方式,不要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