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你的小白,你是谁的小黑?

最近豆瓣上温馨而让人羡慕的线上活动不少,这就是其中一个,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貌似一对流亡海外的偷渡客的浪漫计划,主人整理的相册叫做《陈小白永远爱她的宝贝李小黑》,小白让人感动,小黑让人嫉妒,参与的人也不少,我也凑了个份子。不想多写了,去看看就知道了。

南浔古镇散记

这篇日志拖的时间太久了。南浔是很早就计划要去的地方,上次去宜兴的原计划就是南浔,无奈几个人时间交错,就一直荒废了这个想法。国庆的时候总算没什么事情,和Zero、Milo一行三人到南巡古镇小转了一圈,路经天目湖短暂逗留。经历倒是很愉快,没想到回来之后就乱七八糟的忙了一个多月。我似乎有点强迫症,这篇如果不写的话,其他的也没法写。所以还是要整理一下,寥表寸心。

3日晚上整理东西,折腾到大概3点钟,6点多起来,精神抖擞,提着东西在楼下汇合。说实话很久没有吃过早餐了,看到小区门口到处热气腾腾的,豆花油条吃起来味美无比,没上路就有点感慨人生。

早餐毕。装上东西,上车直直地奔出南京城。之前简单查了路线,外加Milo的GPS还算好用,一路无话,听着时有时无的广播,不时紧张一下限速标志,大概1个半小时进入溧阳天目湖境内。

景区入口有点迷惑,下车到服务中心咨询了一下,服务人员态度极佳,说话很有礼貌,问一答十,没有一丝欺诈之意,附送景区地图一份,可亲可敬得令人发指。

到了天目湖景区人忽然多了起来,到处停满了车辆。天气阴得厉害,微微有些雨意,嘈杂中有一丝凄清。停了车,买票进场。

天目湖景区的景点其实很多,但现在回想起来没有特别深刻的印象,一来是游客太多,到处都是庸庸碌碌的,几乎是磨肩接踵,二来景点多是人为建造的,雕琢的痕迹太重,对我没有那么多吸引力。状元楼、杂技表演、海底世界,然后乘船上了湖心的龙兴岛。龙兴岛其实还是有些野气的,除了环岛修建的软木栈道外,都是野生的树丛,高高低低的,现在想来整个岛都是绿色和深褐色,湿湿潮潮。原本很好,但在人群中排队前行并不那么惬意。

乘船返回,从另一面绕回大门,一路上就完全是人工的景点了,农家、水车、游乐场、动感电影、游乐场,走得有些索然无味,以最快的速度冲出来,沿途居然拍了不到10张照片。但在水里养的鲤鱼群我特别喜欢,非常大非常壮,肥肥的透着雍容之美,加之数量多,谓为壮观。尤其是中间金色的那种,灿灿得有些发黑,看起来特别厚重,喜欢得不得了。

据说天目湖的沙河鱼头非常味美,有中央领导称赞过,景区门口有很多当地的店家在拉客人。不过我们时间和预算都有限,没有安排这个项目。三个人回到停车场,拿出带来的月饼、烤鸡、枣糕、葱油饼,还有几罐啤酒,说说笑笑也相当惬意。除了Milo开车没赚到酒喝,颇有微词。

酒足饭饱,继续上路,赶赴终极目标——南浔。

到南浔之前,我已经在后排座睡了过去,Zero和Milo拐了几次才算进入南浔。我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景象和很多江南县市差不多,房子很新,有点土气,到处是新兴的乡镇企业。进了镇子,愈见繁华,按图索骥到了古镇入口,远远看到一座牌楼,没看清写什么。

之前定了一间自家开的旅店,叫做紫藤阁,名字很文雅,着实有些古韵遗风。在古镇外面绕了小半圈,又经一番探索,才算找到地址。两排房子沿河而建,全是标准江南风格的建筑,感觉有些徽派特点。旅店在我们对岸立着,高挑着一面酒旗,远远向我们招手。中间隔着陡峭的石拱桥。

紫藤阁实际算是一间茶馆,不大,楼上楼下有三层。一楼有两张方桌,地上墙上满是古旧的陈设,琵琶、字画、各种物件,能上网的电脑,还有写满以往投宿者留言的小白板,原本说临走之前要写个名字的,结果走时竟忘记了。

店主是位中年女教师,还有一位应该是她姐妹,一位婆婆,一个女儿,不见一个男人,当然后来还是见到男主人了。这里平时只是自己家里人住,节假日会接待一些游客,数量很少。主人谈不上热情,但透着一股亲近劲儿,谈吐之间似乎没把谁当外人,不讲太多客套,很随意的带我们到房间,一副主随客便的样子。

房间是一间阁楼,全是木头,干干净净的,挂着粗布碎花的窗帘,很舒服,只是楼梯有些窄。没有床,地板上铺的垫子和被褥,算是榻榻米。我们太累了,躺下,就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很晚了。三个人从紫藤阁出来,打算先探探古镇虚实,顺便把晚饭解决掉。

沿水走过去,转过一座小桥,来到一条笔直的街上。后来知道这是南浔镇的老街。一眼望过去,黑黑空空的。两边房屋恍惚透着灯光,我们踩着石板路,游荡开来。

入夜,空气变得有些凉,雨意渐浓,老街上静得很,偶尔有孤单的人影,瞬间晃动而过,就没了声息,不禁有些萧索。两旁的房子都是木制的门板窗板,有些虚掩着,透出柔弱的灯光,黄黄的散散的,在漆黑的夜色中,反而更让人觉得冰冷。

我顺着那些虚掩的门缝看进去,里面大多不比外面明亮太多,一盏灯,幽幽地点着。屋子里很空,地上散着一些旧家什,简单的木制桌椅,黯淡得有些发黑,一看就知是年老的颜色。屋子里的人也静静的,一个两个,一言不发,有的对坐在方桌前,默默地吃着晚饭。尤其那些年长的人,透着沧桑,仿佛随时会像那微弱的灯光,瞬间就灭了。很难想象,这么长一个夜晚,是如何被安静度过的。

走在这样的街上,我不敢说话。就如同走进了多年前那些儿时的夜晚,时间,和空间。那个在外玩得兴起忘记回家的孩子,经过一间间邻居家的房子,看着那些熟悉的大人们默不作声。那种时刻,心里都是忐忑的,我希望大家都喧哗着,哪怕是在争吵,这样我就可以在混乱中混入自己家门,站到那些看热闹的人群中,从此再不被发现,做回一个按时写作业的好孩子。但那很困难。物质匮乏的年代,夜晚是没有声音的。所有的人都默默等待着,夜一步一步走深,直到把每个人走到困倦,耗尽了灯光,然后翻身睡去。我只能硬着头皮,缓缓地,但带着巨大的唏唏欶欶的声音,顶着所有大人的目光,走回去。没有责骂都已经足够痛苦了,那绝对是一种教育。

很难想到,一个多月之后,我还能有这种感觉。

一路走出老街,几乎到了古镇和新镇的交界处,人开始多了起来。转到古镇入口的牌楼,依然没有看上面写什么。折返过了一座拱桥,到了一个像是市场的小巷子。这个时间这里人也开始少了,两面是一些临街的小店铺,水果、点心、小吃店、杂货店之类,小吃店的幌子很有意思,大多写着三个字“酒菜饭”,想想总比写一个“吃”字文雅,也比一个“饭”字全面。

再出了这条巷子,就好像回到现代的一个县城一样,只好往回走。绕了两圈还是回到牌坊,旁边有两家像是老字号的饭店,选了一家馄饨店,记得大概叫周生计。馄饨个很大,几乎吃不完,酱的鸭子满是江南的甜腻味道,狮子头倒是非常可口,肉馅非常香,凭这个我对他们印象就很好了。

吃过再出来,雨下起来了,不算大,但石板路上湿漉漉的。沿市场小巷子的反方向往回走,各自相机拿出来照了些照片。人真的非常少,都是偶尔经过,刚一走远就隐入黑暗之中了。加上雨中游小巷,真是格外的冷清了。南浔的夜景不错,房屋水流桥梁错落有致,灯光影影绰绰,只是有些灯光的颜色略有些艳俗,不大合拍。

再过了一座拱桥,我们回到老街上,补了几张照片,终于返回了紫藤阁。

这样的夜晚我们自然不能太早睡觉。打听了一下,店主居然10点左右就休息了。我们搬了一张桌子出来,坐在旅店的门口,喝酒聊天。

紫藤阁在水流的拐角处,我们的面前和右前方都是水。二楼以上是突出来,一楼都修了栏杆,形成一个围廊。头顶吊着两只旧花灯,听着雨点落在水里的沙沙声,自己坐在屋檐之下,这时候才感觉有点暖意。

那晚聊的什么其实都忘记了,想必是什么都有,大到人生,小到烟酒,不过三个男人在一起居然没有谈到女人,想必也是各有心事,暗自不提。聊到高兴之处,就举杯同饮,忽然传来一阵笛声,透过夜晚、透过雨水,显得格外清澈。笛子一曲接一曲,后来换成古筝、琵琶、二胡,似乎还有扬琴,我们不禁越发惊奇和感叹起来,好个江南雨夜!几番研究,发现声音就来自隔壁的楼上,经对岸的墙壁反射回来,就像在对面演奏一样。那声音,一定传得很远,覆盖了整个古镇。一曲终了,我们有点调侃的送去一阵掌声,竟也无人回应。

到最后,烟酒全军覆没,从隔壁讨来的酒也悉数消灭,起身上楼睡觉,算是圆了小楼一夜听风雨的诗句。

次日大早,再次沿老街出来,经市场,绕了个反转的“几”字形,又在牌楼旁边一家小店,吃了一龙晶莹剔透的烧麦。早饭后继续探索,老街市场被我们绕了三次,总是不得要领,不知道真正的路线是什么。最后总算在路的尽头找到一个某某人的故居,走了一圈,感慨了旧时贵族的风范。再出来,还是茫然,索性会旅店睡了一觉。

将近中午,我们觉得这次旅行快要圆满结束了,最后出来再转一圈。沿老街详细看了看那些店铺,点心店、酒厂、粽子等等,最后到了老街尽头,在一群小孩子闹哄哄的指引下,我们沿水走过两个街区,眼前恍然出现南浔古镇景区入口……我们一身冷汗,心想差点就走了,丢人丢大了。

真正的景区要稍微热闹一些,但在国庆假期,也确实称得上人烟稀少,很多还是本地的住户,下午出来闲逛的。各种明清风格的建筑沿水两岸而建,茶馆、饭店、米铺,比比林立,让我想起咸亨酒店、多收三五斗那些课文里的描绘。灰白色的墙面上,还留着旧上海时期斑驳的女郎广告画面,可见当时这里还是一个富人驻扎的地方。

南浔最多的是一些清末民国时期的贵族故居,一个比一个富贵,院子很大,院墙很高,动则几百间房,像迷宫一样,或者一大片错落的庭院,修一个莲花池,远眺一下才能看到尽头,还有中西合璧的,明清建筑和欧式洋房浑然一体,前庭还是雕梁画栋,转眼就变成壁炉玻璃窗花。走走停停,我只是随便看看,记不得太多的内容。

将近结束的时候,找了一张靠水边的桌子,随便要了几个菜,边吃边看,煞有介事。要说这边的景点多一些,热闹一些,但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老街那边的格调,陈旧、简单而真实,有隔世之感。

饭后,算是正式结束,回到紫藤阁。大概是那个时候,在门口看到男主人支着画板,在画一幅水墨的葡萄,娇艳欲滴。一问,是周庄人,不禁愕然。吃了一串真葡萄之后,收拾东西,自此踏上了归途。更多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