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三个夜晚……

那一年,我还在青岛。穿着海军中尉的军装,在海边做一个不安分的军人,整天愁眉不展,胡思乱想。 纪律紧得很。我几乎每次周末都要外出,和另外一个比我强一点没有那么不安分的兄弟,几乎形成定律。

一般都到台东,青岛比较繁华的地方。上一天网,看那些感觉上对我有帮助的东西,然后下载N部电影。然后到诺玛特买两袋粮食,够我们几天借酒消愁的。最后去那个街口,等一辆很破很破的104路汽车,做几十站回到驻地。

都是在晚上,天很暗了。冬天算不上冷,但浑身凉透了。蜷在死硬的座椅上。外面华灯初上,雾霭沉沉,自由的人们各回各家,或者开始安排一个幸福的夜晚。我们却孤零零地,开往遥远的海边。

我总是想,最好永远没有尽头……

又一年,我刚到大连,现在想起来有些遥远的北方明珠。工作刚落下来,还不错的小白领生涯,公司喊出来总有人知道。但还没来得及租房子,要到金州投奔同学。

那还是冬天的夜晚,北方黑的太早了,早得让人心慌。华灯全都上了。我坐着世上罕有的有轨电车,去赶另一辆车。胜利广场,那时候感觉太美了,繁华得让人心碎。几个霓虹灯做成的乐器远远的立着,闪烁着,如同曼妙的音乐。商店里什么都有,但我囊中羞涩。人们依然匆匆忙忙的,时髦的大连姑娘风姿绰约,还有人在寒风中相拥欢笑。

我忽然不知道,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再后来,我离开上海。

那天晚上一切都打点好了。小房间里空荡荡的,有些狼藉。折腾了几天,我有些累了,饿了。独自走出去,走了很远。忽然想凭吊一下过去。

徐家汇热闹的不得了,像每天一样。我一直向东,沿着肇嘉浜路,去了一家小餐馆。我曾经经常在那里吃晚饭。老板娘总是热情而周到,服务生也很有礼貌,总会问我味道怎么样,为我开门。

吃完饭,没什么事情可做了,第二天还要动身。我承认有点不舒服,好多气叹不出来。在岳阳路的过街天桥上,我站了很久。肇嘉浜路在那里优美地划了一个弧线,不那么明亮的,光滑、深邃而遥远。

我抽了两支烟,终于哭了……

爱是一场不着边际的焰火

忘记了
是哪一个寒冷清澈的夜晚
选择了坚决的绽放
在夜空里砰然巨响
遥远而神秘的
照亮了沙滩上
那些流过眼泪的人们
从此开启了
断续而浩淼的闪烁
那些光一圈一圈的
不曾停

你生如夏花
属于炎热的季节
欢快而又喧闹
但又为什么独自
在水边一次次被打湿
于是我挽着你
挽着海风
就走在了夜里

那一天
我送你回到故乡
都哭了
你失去了过去
而我没有留住现在
唯一的伤痕
只是无法逆转的时间
时间
都被巨大的飞机
载走了

你从夜晚而来
还带着光彩
闪亮的
有火药的味道
和两年前一样
只是更加的短促
我们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昏昏而睡
醒来后
什么都没有变

我们不停地奔跑
带着所有的行囊
一喘一喘的
累坏了
你停不下来
直到最后一秒
冲进南下的列车
“砰”
门关上了
门后是一片漆黑的欢乐

曾经有一杯咖啡
在你面前
你放入了所有的糖
一饮而尽
我拉起你的手,说
“走,我们去水边”

在梧桐树下
我们似乎没有了记忆
只是忽然想起
我们好像错过了一场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