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丢了……

嘟嘟是我养过的唯一一只狗,自从我离开大连,就被带回老家和我爸妈在一起。上午得知昨天晚上跑丢了,到现在已经超过24小时了,按照地震专家的说法回来的几率已经降低到30%。我们全家都很伤心,我特别伤心,但我没有和他们说,只是安慰他们。

    1. 04年4、5月交接的时候,我在西安路百盛路边把嘟嘟带了回来,当时同一窝的小狗让我挑,只有他会用眼睛直直地看我,所以选了他,这是我们的缘分吧。
    2. 当时住在白云新村,房子大,狗小,足够折腾,可以用脚轻轻的当肉球踢。小时候病了一次,我和阿宝一起给他喂药吃。
    3. 第一次带他出门满街的人都笑他,小小胖胖的,屁股左右乱摆。第一次见到别的狗狗,被欺负了,扭头就往家里跑。
    4. 后来跟我颠沛流离,在那个不大的城市搬了三次家,有一段时间白天只好关在笼子里。我也少有时间带他下楼玩,他最开心的就是和我一起跑个200米。我很对不起他。
    5. 但是他对我很好,有一次我不舒服躺在沙发上,他也知道跳过来陪我在我旁边。他犯错误我骂他打他,也不记恨我,对我很忠诚。
    6. 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走丢过一次,找了一下午,又等到晚上,还没见回来,我在屋子里放声大哭。半夜从床上爬起来去找,结果找到了,很脏,我把他紧紧地抱回来。
    7. 那时我经常给他洗澡,洗的时候他总是很生气,洗过吹干就是最漂亮的时候。
    8. 他曾经咬破我两次,害我去打狂犬疫苗,但我不怪他,他不是有意的,只是想和我轻轻地玩,是我太脆弱了。
    9. 我在他身上花了不少钱,虽然很多东西都被他弄坏了。早些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后来有人告诉有马尔基斯的血统,一种非常聪明的狗。其实他只是一只普通的小狗,但我知道对于主人来说,没有别的狗可以和自己的相提并论,哪怕别的狗血统再纯正,那种感觉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而狗也从来不嫌弃主人,永远对你好。
    10. 后来送回老家,我记得第一次回家的时候,他见了我特别开心,围着我不停的转,摇尾巴,扑到我怀里。晚上的时候还会悄悄走过来,睡在我的床边。他知道我是他的主人。
    11. 其实我从小非常怕狗,有一次到乡下,被叔叔家的狗追着绕房子跑了一圈,我吓坏了。我不知道怕狗的我为什么要养狗,但是我知道自从有了嘟嘟,让我学会很多东西,让我了解到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命是可以沟通和建立感情的,也让我知道为什么说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他让我变得有爱心、温情,并且了解更多不一样的生活,用不一样的眼光去看待世界。我甚至觉得,以后自己的小孩子应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狗,和他一起长大,这样他的生活才是完整的。我非常感激嘟嘟,他让我更加成熟。很难想象,一只狗可以做到这么多。
    12. 现在嘟嘟突然跑丢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如果还能回来,下次回家我要把你带在身边,永远和我在一起。如果真的。。。。希望你别受苦。
    13. 2005年12月4日,大连下了一场特大暴雪,这是雪晴后在楼下的照片,你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向一辆小推土机一样在雪地里横冲直撞。那可能是你和我在一起最开心的一天。刚刚发现,那是我到大连整整两年的日子……

      “变脸”当代艺术展@青和美术馆

      上上周的活动照片,才发上来,以此告慰我那极度焦虑和纠结的生活。

      很惭愧地第一次坐了南京的地铁,票价便宜得令人发指

      喜欢这个系列的色彩,看来我对玫红确实情有独钟

      很POP的感觉

      10天之后我做了一场作呕的噩梦

      猎奇,追求,还是媚俗?

      喝醉酒的黑社会麒麟,胸口纹着两条带鱼

      你高高在上却又呼之欲出,让我拿什么来祭奠你的妖娆

      歇斯底里地喜欢这种树叶景象

      以国家的名义悲伤——写在中国第一次全国哀悼日

      公元2008年5月19日14时28分,我站在窗前,眺望炙热阳光下雾霭沉沉的南京城,街道上的汽车陆续鸣笛,城市防空警报从远处开始悲鸣,袅袅地,盘旋于这座东方古城之中。那一瞬间,涌上心头的,不仅仅是失去数万同胞的伤痛,更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浸透着悲怆的神圣……

      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国丧!数万平民在四川5·12地震的浩劫中失去了生命,无家可归者以千万计!中国政府以从没有过的、无比庄严的姿态宣布,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整个国家降半旗致哀,5月19日14时28分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届时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以此表达全国人民的深切哀悼。

      这是一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度,第一次为自己的平民百姓致哀,也是1990年《国旗法》实施以后第一次依据该法第十四条“发生特别重大伤亡的不幸事件或者严重自然灾害造成重大伤亡时,可以下半旗志哀”之条款进行全国哀悼。为此,我深信那些逝去的灵魂可以得到些许的告慰。

      在那珍贵的三分钟里,所有活着的人们,在经历了连续七天的惊惧和泪水之后,终于将所有压抑着的悲伤集体释放,并且,是以国家的名义。在那一刻,属于全体国民的痛苦,终于无可逆转地刻入了这个国家的记忆。历史将会证明,我们太需要这三分钟了!

      中国,终于在历史上第一次,屈国家之尊,抚慰国民的伤痛。她,从未如此伟大。国旗,也第一次为草民百姓而缓缓沉降。她,也空前的庄严。以这样的方式,国家概念在公民的内心得到了一次难得的回归,我们从未如此真切的感受到,那些,都是属于我们的……

      经过这三分钟,经过这三天,中国不再是一个刻板的、中庸而理智的、坚如铁石的国家机器,而被赋予了一个更加人性化的、可以给自己理由哭泣的鲜活生命。中国不仅强大、有尊严,更加可以为了人性而悲伤。

      我相信无论经过多少年月,任何人、任何国家、任何政权,在回头审视这三天的中国的时候,都会由衷地肃然起敬。而这,正是一个真正伟大的国家所应该得到的。

      我知道,对于这次浩劫,我们还有太多,需要毫不留情地去说,需要满怀热情地去做,但在这三天里,我们有一个充分的理由为失去的同胞哭泣,为属于我们的国家而自豪。哀悼日,换回的不仅仅是人民的宽慰,还有一个更加丰满而温情的国家。

      在此,向在汶川大地震中遇难的同胞致哀,向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致敬!

      关注绵阳安县地震灾情(图)

      本文作为四川地震专用,通报即时情况,不断更新中……

      5月17日:严重关切,请安县政府负起责任!

      死者长已矣,过去的事情我们无法再追究,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把当地灾民组织起来,目前大量灾民聚集在安县及所属乡镇,一没有得到有效的救助,二没有人进行组织和管理,社会秩序隐患非常大。

      我们不希望看到灾民最终成为乌合之众(言语不妥之处见谅),大白天怨声载道,吃饭的时候哄抢物资!

      另外当地确实存在哄抬物价的情况,据朋友说几袋饼干方便面就敢卖100元!一方面这些商贩品质败坏发国难财,更重要的是说明援助物资远远不 足。同时卫生用品比如肥皂、牙膏、卫生纸/巾,灾民目前都需要掏钱购买(灾民手上现在能有多少现金?!),我想这不是我们抗震救灾想要得到的结果!

      请媒体和有官方渠道的朋友,传达以上信息,必要时,请更高一级政府机关介入!

      附:安县帐篷仍然紧缺! 

      5月16日15时

      这两天太累了,我也很累。。。。

      昨晚和安县通过电话,现在不少附近的灾民聚集在安县和所属的乡镇,稳定灾民的压力比较大,估计还会越来越大,因为这毕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据晓坝的朋友说,昨晚发生了一点点哄抢物资的事件,但应该还可以控制,真希望不要越来越严重。

      今天(16日)中午,总书记路过安县视察,当然大多数人还是看不到的,我朋友也是。现在物资还比较充足,希望大家转告当地的亲友,不要慌乱,我们国家是有能力渡过难关的,何况这才刚刚开始,全国支援灾区,不可能让大家吃不上饭穿不上衣服。

      现在当地有传言还有地震,但不清楚具体位置,造成了一些不稳定的情绪。如果真会有地震,希望当地能做好准备,避免更多的损失。如果没有,要坚决抵制谣言,这种时候千万不可以乱!

      目前当地移动通讯有间歇性中断的情况。大家不要着急,有可能是受理县余震的影响,或者临时基站不稳定造成的,安县没有新的灾情发生

      5月15日15时:安县食品已经得到供应,移动通讯基本恢复

      经短信联络,目前安县晓坝镇已经得到食品供应,现在正在发放。救援人员和志愿者已经赶到。当地已经开始发电,移动通讯基本恢复。

      ————————————————————————————-

      5月15日8:00

      据朋友短信介绍,安县今天救援人员明显增多,情况逐渐转好。

      希望这个消息可以让大家得到一点安慰。

      ———————————————————————————–

      安县桑枣灾后照片 – 2008年5月14日

      更多照片:http://www.yupoo.com/albums/view?id=ff80808119e54bc90119e719e25d51fa

      ———————————————————————————–

      5月14日5时:山西公安消防部队紧急救援队14日7时抵达安县!

      昨日14时24分,山西省公安消防部队地震紧急救援队来电,称该救援队已于5月14日5时42分到达四川绵阳,7时17分到达安县晓坝镇。因交通受阻, 30人及重型器材留守安县晓坝镇,做好后勤保障。因大批游客及村民被困于距留守地25公里的千佛镇千佛村,其余184人徒步紧急前往。留守安县晓坝镇的 30名山西消防部队救援人员已在留守地展开救援,并已成功救出一人。

      公安部消防局郭铁男局长电话指示“请参战官兵务必高度重视自身安全,做好个人防护,严防发生伤亡情况,请刘参谋长立即传达到每名官兵”。地震紧急救援队总指挥、省公安消防总队司令部参谋长刘孟龙迅速将指示传达给全体救援队员。

      ——————————————–
      希望这批救援队能给安县被困人员带来更多生的希望!也祈祷这些救援人员平安!

      ———————————————————————————–

      5月14日20:47

      刚刚(晚20点35分)和朋友再次取得了联系。

      目前当地情况比较稳定,有一些食品和饮水已经送到。晚上基本可以在帐篷过夜,大家都喝了板蓝根防止生病。

      目前有少量工兵在晓坝镇实施救援,大部队仍开往重灾区。

      晓坝镇遇难人数目前大概在100人左右。附近有些村子路桥阻断,还不能联络到,情况不明。

      ——————————————————————————-

      5月14日20点

      豆瓣“救救安县”讨论组,有消息的朋友请尽快通报!

      http://www.douban.com/group/107996/

      ——————————————————————————-

      5月14日18点

      目前大部分注意力在川北、汶川两处震中地带,大批资源在前往途中。

      但请注意周边的受灾地区,尤其是绵阳安县,处于地震灾情非常严重的地带!

      昨晚和安县的朋友通过电话,反映灾情相当重,房屋几乎全部倒塌,晓坝镇两座小山地震当时被合并为一座。百姓伤亡也很惨重!本地的驻军也受影响无法投入救灾工作。截至13日晚,还没有得到有效的外部救援,棉被、衣物、食物、饮用水、药品非常紧缺!再次希望引起媒体和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千万不要以点带面,错过对大多数受灾地区的最佳救援时间!

      建议军队立即对大面积受灾地区,以乡镇为单位,实施物资空投救援,先把维持生命的必须品送到,给地面自救提供有力的保障,不要因为缺医少药食品不足造成更大的人员损失!另外要组织空投无限通讯设备,目前该地区移动通信网络基本畅通,应紧急投放手机备用电池等设备,尽快让被阻断的地区与外界取得联系,让外部了解灾情,尽快有效的投入更多的救援人员和物资!

      希望我们能够抓紧时间,多救出一个生命就是多一个希望。大家一起祈祷受灾地区的人们平安吧。

      ——————————————————————————-

      5月14日18点 据天气预报,16日晚受灾地区还有降雨。

      希望和灾区还有联络的朋友,提醒当地灾民,注意水库水坝的安全情况,注意山体滑坡和泥石流。对于还没有得到救援的地区,尽快想办法与外界联络,以便尽快得到救援!

      ——————————————————————————-

      5月14日14点:消防战士跪地落泪: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

      刚刚接通了一位采访过我的四川记者朋友的电话,她刚刚从绵竹退下来,这个娇小的丫头在电话里和我讲了她眼见的情况,她只用了四个字形容,就是:“世界末日。”她说她几乎无法工作,眼泪就没有停过,太惨了,一片一片的废墟,到处是哭喊的声音,救援队发了疯一样的救人,然而往往救不了,跟着去的摄影只了拍一张照片,就扔下相机去帮忙,因为那情景让你不可能站着看着。

      她和我说,她在一个学校现场看到了她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幕,学校的主教学楼坍塌了大半,当时正在上课,几乎有100多个孩子被压在了下面。全是小学生。一些似乎是消防队员的战士在废墟中已经抢出了十几个孩子和三十多具尸体,看着那些小小的,带着红领巾却再也无法睁开眼睛的孩子,她说她突然觉得自己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然而就在抢救到最关键的时候,突然教学楼的废墟因为余震和机吊操作发生了移动,随时有可能发生再次坍塌,再进入废墟救援十分的危险,几乎等于送死,当时的消防指挥下了死命令,让钻入废墟的人马上撤出来,要等到坍塌稳定后再进入,然而此时,几个刚才废墟出来的战士大叫又发现了孩子。

      几个战士听见了就不管了,转头又要往里钻,这时坍塌就发生了,一块巨大的混凝土块眼看就在往下陷,那几个往里转的战士马上给其他的战士死死拖住,两帮人在上面拉扯,最后废墟上的战士们被人拖到了安全地带,一个刚从废墟中带出了一个孩子的战士就跪了下来大哭,对拖着他的人说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我还能再救一个!

      看到这个情形所有人都哭了,然而所有人都无计可施,只眼睁睁的看着废墟第二次坍塌。后来,那几个小孩子还是给挖出来了,但是却只有一个还活着,看着那些个年轻的战士抱着那个幸存的小女孩在雨中大叫着跑向救援所在的帐篷的时候,她已经泣不成声。

      我无法想象这在电话中已经如此惊心动魄的情形在当时是怎么样一个悲壮的场面,我只知道这是真实的,而且,在现在,在震中地区,这样的事情还在重复的发生着,就在今夜,我坐在舒适的房间内,第一次意识到我是否应该做些什么,虽然我不可能到现场去,但是我是否应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于是我眼含着眼泪,首先发了这一篇博文,我知道这篇博文无法带来什么实际的帮助,但是,这是我想到的最便捷的,我所能立即做到的第一件事情,一篇文虽然没有力量,但是至少我可以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件事情。只有完成了第一件事情,才有第二件,第三件。

      天佑中国,人间有爱。朋友们,无论你们身边有任何的条件,只要是能帮助灾区的,希望我们都马上付之行动,莫以善小而不为,一篇文章,一元捐款,都是一种支持,2008注定是荣耀与灾难交辉的一年,灾难的是中国人的土地,荣耀的是中国人的心。

      幸福大街@南京·古堡酒吧

      上个月知道幸福大街要到南京演出,当然,在南京除了古堡外似乎再没有别的去处了。对幸福大街一直有些印象,但歌几乎没听过,不过既然名字很熟,所以还是要去看看。后来忽然发现,他们里面有一个后加入的和声叫燕子,核实了一圈,居然就是读书的时候在浪琴论坛里的流浪的燕子,和我同为民谣版主,当时在网上还算满熟的,不由得让我回想起学生时代的混沌时光。联系到本人,确认无误,这样的话就不能不去了。

      晚上人特别多,也许是周末的缘故,不过明显女孩子更多一些,大多是学生,看来幸福大街的主要听众就是她们。

      对幸福大街最初的了解是吴虹飞写的《阿飞姑娘的双重生活》,当时还在青岛的部队,精神生活极其匮乏,所以很莫名其妙的买了一本,到现在写的是什么全然没了印象,大抵就是有点酷的样子。吴虹飞在我脑海里的印象一直就是一个扎羊角辫跻着踏拉板骑单车的黄毛丫头,不知道为什么。不想今天一见本人已经是徐娘半老的感觉。大吴让人看起来不太爽,借用上海人的一个字眼,就是挺“做”的,举手投足和眉目间一股子不自然,讲起话来舌头跟儿硬得令人发指,不喜欢。唱歌么也太单薄,偶尔还不在调上,现场演唱几乎一塌糊涂,难怪要找燕子作和声。

      燕子和过去看的照片里差不多,只是少了些民谣的青涩,不由让我回想起当初抱着木吉他的陈年照片。多年以后见面已经是台上台下,想想也蛮有意思的。燕子唱起歌来倒是很认真,稳稳当当,比吴虹飞强,喜欢她的听众看起来不在少数,难怪吴虹飞现场吃起醋来。当然,我并没有冲过去四目相认,毕竟我是这么大牌而且腼腆的人对吧?

      前面几首歌我都没听过,两个人的和声感觉还应该更好一些,把两个人的特点做得更鲜明一些,否则有点像合唱了 。后来拿起木吉他唱《冬天的树》和另外一首没听过的歌,感觉稍好点,但说实话,还是不如纯民谣听得舒服,燕子如果看到了可能要骂人了。。。

      全场我最喜欢的还是鼓手田坤,鼓点给的稳重而结实,是我目前见过的最稳的鼓手,我和Zero一致好评,都说放在幸福大街可惜了。不如把鼓手贝斯匀给更需要的乐队,留两把木吉他改民谣,我看更好。或者燕子改主唱做个“平安胡同” 乐队也是个不错的主意^_^

      上两张照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