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宁静无以致远

几天来比较平静,部门领导已经知道我要离开的消息,简单沟通了一下。手上的工作仍然按部就班,尽力往下做。上午就项目变更的一些问题与客户方面做了沟通,感觉效果不错,双方意见比较协调,近期目标也基本明确。

老实讲,觉得自己这两年多的时间还是有了不少的进步,主要在于为人与处事,再就是对于项目的控制和把握能力,现在来讲应该比过去提高了不少,面对客户信心增长了。如果倒退回两年之前,面对客户或者其他身份的人,我恐怕很难说现在的话,并且呈现出现在这样的态度。不是说现在做的就非常好了,但至少这种成长是很明显的。对于这点,我自己还是满意的,同时也很感谢现在的公司,至少他给了我这样一个成长的机会。记得有位朋友跟我说过,每段经历都有他存在的意义,我想确实是的。

面临目前所要发生的变化,确实有点茫然失措的感觉,虽然是自己的决定,但仍然没有把握。但是这星期开始,自己也略微平静了点,有些事情没有确定下来的时候确实比较难受,一旦落实了反而有些踏实了。其实无外乎联系工作单位、面试、往返两次、安排住所、适应环境,都是一步一步来的,相信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QQ上有个人名字叫做“我有我的天”,听起来感觉很好。确实,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天地,都该有自己的机会,重要的是不要放弃自己。

所以说不要那么着急,也不要那么焦虑,安静点,踏实点,路仍然是很宽阔的,而且会越来越宽阔,我们都该得到自己努力追求的东西。“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勤无以成学。”孔明的话应该讲不完全是励志的,但至少我们可以借鉴这种心态。

昨晚下楼居然把钥匙忘在屋里,幸好留了一把在公司,还是麻烦了同事一趟,帮我开办公室的门。折腾一趟,有点郁闷,也有点搞笑。以后还是小心点,另外备份确实是个好习惯。

这几天有点累,睡得比较晚,天气也不大好,今天下雨刮风,比较冷。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世界突然2.0了 人们从未如此三八

似乎只销一袋烟的工夫,整个世界进入2.0时代了,而我却懵然无知,刚刚对这个beta版的世界发生兴趣。我不得不承认,使用互联网这么多年,凭着自己不断的学习和积累,我终于成为一个新手了……

Blog方兴未艾,但这似乎已经是一个很老的名词了,自己真的很落伍。昨晚胡乱点击到2:30,链接一个又一个,心里格外的愤懑,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终结。不负责任的互联网。忽然想起大学物理中的一个词:熵。在那堂课上,我就果断的料定这个世界是向着熵数增大的方向发展,不幸言中。可见过去的自己比现在有见识。

这是什么样的世界?数据为王了。一眼望过去,密密麻麻的下划线加图片,互联网什么都能干。写日记,发照片,查门牌号码,监视远在国外的女友。哪有时间上班了?但是即使面对这种任何人无法控制局面,我们仍然不能妄加批评。如果不想欢呼,至少保持点沉默吧。世事难料。想一想,互联网从简单的网页,到多样化的应用,直至演变成群体狂欢的生活方式,用了多少年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刚好两个大学。所以说,如果大学改为8年制那么我们就会觉得自己老得慢了很多。

你敢留下真实姓名么?一个不起眼的帖子。我没进去看,反正我也不敢留。做人要想保留点隐私真是越来越难,虽然我们不是名人,但是干嘛要冒这个风险呢?以Google领衔的搜索工具们简直是互联网上的FBI。过去不知道FBI长什么样的,现在免费使唤,大家的热情都很高涨。一个普通人能被查到祖宗三代的细枝末节,估计还没有分析压缩包里的东西。不只一次有人造星造神,有人则使尽浑身解数拆穿敌人的阴谋鬼计,宣称那只是一个SB。有劲么?为什么要如此三八?铁一样的事实证明了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来,在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同时,还有一部分人也先闲了起来。伟大的制度。当然,这两部分人的交集尤其值得我们关注。

其实大家都很精英,都是文化人,生活里也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只是世界多元化了,离散了。人心散了,这个世界就不好带了。但至少看起来很热闹,同时觉得自己越来越无知。一路链接下去,总有个页面看不懂了,这就是终结。

没有观点,只是说感受。

忽然一周

这一周是相当烦闷。

项目停滞了,客户方在考虑调整方案,推倒重来的可能性日渐增强。个人意见这个项目基本废了,或者说根本不该签。经理意见仍然是慢慢弄,FT!我在想我可不可以骂一句,农民!

集团的交换机发过来了,但居然是和产品一起发的,下周一才能到。真是有什么领导就有什么兵,火烧眉毛了都不知道世界上有快递二字。

于是,几乎在公司憋了一周,干坐着。网络还不好,烦躁。

必须走!再沟通也没什么意思了,今天索性关机。

昨天下班出来,路过书店,想了想进去了。买了本书,回来路上又买了一本《新周刊》,n久没看了。想想在青岛的时候书不离手,当然也有很多杂志。不读书怎么行呢?这个问题必须时刻强调。前段的《杰克.威尔奇自传》到现在还剩三分之一,说话话到后半段真看不出什么了,也许那些事情还不懂。回头想想,真不知道到底哪个时候的我距离梦想更近一点。身体遥远的时候心灵接近,身体接近的时候心灵却不知道在干什么。郁闷。

上次理发,理发店放起刀郎的老歌,仿佛一下子又回到白云新村了。阳光明媚的周末上午,空气很新鲜,几个人刚从昨夜的疲惫里醒过来,上上网,干点活,热点早饭,嘟嘟那时候还小。

快乐的时候想法总是简单的。

这两天整理台式机,看到一些过去的东西,恍若隔世。老大电话里说,毕业之后,又一个大学过去了,我操,哪壶不开提哪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