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杭州,“70码”车来车往

今天才关注了一下杭州撞车这件事情,没什么好说的,真的。

谨在这里哀悼一个和谐社会里原本不该逝去的生命

谨在这样一个母亲节里,想不出有怎样的方式可以安慰一个失去儿子的普通母亲

仅在中国,提醒所有走路的平民一停二看三想清楚了之后谨慎快速通过

谨在这样的时代,祝愿祖国繁荣昌盛无限伟大……

    赞助一下Zola的公益网站:http://70km.org/

    新医改方案看点解析

    6日国家公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应该说通过这个文件,国家已经确定了未来几年我国医疗改革的发展方向和基本原则。由于医改方案牵扯面非常广泛,涵盖了政府机构、医疗行业、医药行业、社会保险以及背后的各种服务和产品供应商,同时也关系到全体百姓的利益,因此,方案一出台,立即受到广泛的重视。

    从医改方案的内容来看,国家在宏观上有以下几个原则性意见:

    1. 公立医疗机构回归公益性
    2. 加强基层医疗机构的作用
    3. 医政分离,服务、管理和监督分离
    4. 加大社会医疗保障的投入力度
    5. 健全基本药物管理制度
    6. 加强医疗产业的信息透明度

    其中也有一些比较值得注意和探讨的问题,我觉得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配套实施细则

    医改方案既然属于原则性的意见,仅能从宏观上做出论断并指出方向,后续还需要一批具体的实施细则与之配套,而这些可执行的方案同样需要各方面关注。

    二、医药分离

    方案中对百姓最为关注的医院药品加成现象持基本否定的态度,也就是说这种机制需要改,但并没有提出强制性的方法,这有可能需要后续的实施细则来进一步规范。同时国家也意识到这是一个有待探索的问题,因此仅提出药事服务费这一提议。我认为药事服务费这种形式是可以考虑的,但也需要解决一些问题。

    1. 采取怎样的收费原则,按照每处方来收费,还是按照处方金额的一定比例,到底应该收多少;
    2. 这项费用由谁来出,是个人还是医保,如果是个人出,那这个额度就比较敏感,如果是医保来出,那么投入是否充分,因为这个量是非常大的,再就是在医疗保险制度没有扩大到全民的条件下,医保之外的患者由谁来负担;
    3. 需要注意的是,药价加成只是药价虚高的一个因素,更重要的原因在于药企对医疗人员变相的商业行贿。因此,要考虑药事服务费是否能够改善医生的个人收益,如果不能的话,可行性会比较差,尤其在大城市,甚至可能成为一纸空文。

    在这一点上,我甚至比较极端的支持将医院药房剥离的作法,医院药房独立运营,与医院彻底断绝关系,同时引入第三方中立监查机构,进行制约。让医院和医生完全放弃基于药品的盈利手段。

    三、一般诊疗下沉

    国家比较明确的提出医疗服务尤其是一般诊疗需要下沉,也就是说发挥县级以下医疗机构和社区医疗的作用。这一点其实非常重要,目前之所以出现优质医疗资源紧张、总体医疗服务品质不高的情况,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医疗资源配置和使用的不合理。那么一方面政府可以来逐步解决配置的问题,向社区医疗、县级以下医疗倾斜资源,提高基层医疗的水平。另一方面百姓也需要转变意识,学习更合理的使用医疗资源,而不是头疼脑热也要到三甲医院排队就诊。但事实上,患者的这种心理是非常自然的,并不是简单建议就可以改变。因此我注意到,方案中提到一个“双向转诊”的说法,我觉得值得玩味。这个提法是不是说,在未来不仅基层医疗可以向中心医疗机构转诊,反过来,大型医院可以将常规诊疗导向基层医疗机构,甚至会带有一定的强制性?如果真有这种可能,那对未来医疗体系可能会是一个很大的改变。

    四、关于民营医疗

    有关民营医疗机构,方案中的说法是,“积极促进非公立医疗卫生机构发展,形成投资主体多元化、投资方式多样化的办医体制”。“加快形成多元化办医格局,鼓励民营资本举办非营利性医院。”同时,“对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提供的基本医疗服务,实行政府指导价,其余由医疗机构自主定价。”给我的感觉是,态度基本肯定,但支持和管理并不明确。对于民营医疗机构,我个人的看法是:

    1. 目前民营医疗机构的主要问题是服务水平不高、收费混乱、并存在一定的医疗安全隐患。这需要国家来做出规范,形成可衡量可执行的法规来加强监管;
    2. 民营医疗机构的商业化本质需要得到社会认可,作为社会当中的商业元素,民营医疗机构追逐利益无可厚非,也不需要遮遮掩掩,国家应给予认定;
    3. 基于民营医疗机构的盈利性特征,无论是国家还是医院本身都应对医疗服务范围作出合理的界定,比如公共医疗保障体系之外的人群和病种,无法治愈的疑难杂症,以及面向高端人群的优质服务,这些问题我觉得需要政企双方一起来思考。

    五、信息透明度和消费者满意度

    目前公众对医疗服务的态度是普遍不满的,这里有制度和行业自身的问题,但也得说,消费者对于医疗服务的认识和期望是存在偏颇的。医疗是一门基于人体的科学,说是科学,但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也因人而异,有些情况下,甚至不能得出科学结论。同时,由于医疗本身的专业性和医疗信息的不对称,医患之间存在较大的沟通障碍。这些都影响了患者对医疗服务的态度。因此,要想让百姓满意,除了做硬功课,加大投入、提高品质,还有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加强医疗健康信息的透明化,普及健康常识,同时对医疗服务尽快作出规范,在一定程度上实现标准化。

    总体来看,新的医改方案是原则性的,给出了一些好的思路,但也在一些问题上有些含混。其实我觉得,无论怎样的医改方案都不大可能被普遍认同,因为面临的是一个大的产业,牵扯到的利害关系太复杂,公众在历史上也存在不满情绪。既然是这样,反倒不必太拘谨,话可以说得更清楚一些,动作可以更大一些,这样有可能效果更好。

    这个社会的风险

    坦率地、谨慎地、甚至悲观地讲,万事万物都存在风险,我们的每一个决策、每一个项目、每一笔投资、每一次合作,乃至整个社会,都是存在风险的。所谓风险,就是那些不可预知的坏消息,尽管不可预知,但坏消息的存在几乎是一个确定的事实。现在,事实来了。

    我不是经济学家,搞不太清楚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到底是谁造成了这场经济危机,但我知道的是,总有一环会出问题,只是迟早的事情。所以我更关心的是如何才能让我们的社会更加健壮,具有更好的抗风险能力。

    抗风险能力,经常会从金融界人士的嘴里说出来,比如向一家企业发放贷款,银行需要评估他的抗风险能力。企业的风险来自很多方面,有内部也有外部的。与企业的风险不同,整个社会是一个封闭或者说相对封闭的考量对象,所有的经济体都在其中,所以社会的风险在于内部经济链条的平衡,供应与需求的平衡,价值创造与价值消耗的平衡。

    社会价值流向不完全示意图

    这个社会所有的价值都来源于民众,也就是人的劳动;公民通过向市场释放购买力、向企业提供服务两种渠道创造并转移价值;公民和企业通过税收向国家财政转移价值;国家将财政收入投入到政府支出、基础建设和其他公共服务体系;进而再服务于公民和企业。但不得不说的是,基础建设和政府支出中的相当一部分,通过各种方式转向了少数特权阶层。而国家财政向垄断性企业的投入更像是一种资源的互换。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价值并没有全流通,而是逐渐的倾斜了。

    追根溯源,这个社会的价值更多来自普通民众和民企,相应的,二者也承担了最大的社会风险,所以他们是社会的生命力所在,也是社会真实的抗风险能力。现在经济出问题了,压力最大的也是普通民众和民企。但是我们究竟做了什么?4万亿投资计划,基础建设1.5万亿,加上1万亿灾区重建,基础建设的比例超过一半。这些的确创造了更多的工作机会,但实质上有相当多的利益将会导向少数人和集团。反过来,民企的生存条件进一步恶化,优秀的企业需要靠新的创造力来发展,还有一部分只能自生自灭。同时还要承担更多的赋税,甚至连我们的公司也被毫无依据地要求缴纳额外的所得税。在危机的时候,我们在用最需要帮助的人的钱来支援那些原本不需要帮助的人,这就是我们的计划。

    4万亿,真正增强的抗风险能力非常有限,这种投入,是否真的能达到目的,是否能将投入的效应最大化,我比较怀疑,至少这不是一个最好的方案。相比之下,郎咸平的观点听起来更合理,把投入更多地向民营企业倾斜,向公众倾斜,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藏富于民,抵御未来这个社会的风险。

    户口之殇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每年学校都要无数次的让我们带户口本,用于各种事情。每次老师讲明天带户口本,就好像布置作业一样的简单,不需要任何解释,我们也不会问带户口本做什么,甚至家长都不会问。反正第二天,班长会把厚厚的一摞红皮小本交给老师。

    从那时候我就知道中国的户口分两种,城镇户口和农业户口,那是用来区分城里人和农村人的。类似的东西当时还有粮油本,也是红色塑料皮,大概农业户口的家庭没有粮本,而我当时的粮食配额是20多斤,妈妈经常取笑我是没粮份的孩子,这是题外话。孩子是不会懂什么的,城镇户口的孩子绝不拿这件事情笑话农业户口的,在小城市农业户口还是比较多的,我们都不觉得什么,好像人生下来就注定有这个户口本。那时候看来,户口本更像是家庭成员间联系的法律纽带,每当我看到自己的名字和父母印在一个本子里,心里就很踏实很亲切。

    自从上了中学以后,这样的事情慢慢减少了,那时是九十年代。一切都是不知不觉地变化着,人们似乎越来越不把户口本当回事了,随便扔在抽屉里。可能也就是结婚买房入学需要用一用。但这是在我们那个小城镇,而远方来的消息是,大连市户口要8万元,这叫增容费,北京户口更是紧俏,简直是身份的象征。

    高考之前,大家都去办理了身份证。每当有人拿到身份证,都戏称自己是有身份的人了,小沈阳的包袱十几年前就流行过了。当然,身份证照片都是其丑无比,面目可憎的很。而且下面的小字说明了户口所在地,这行字一印就是10多年,没改过。我也带着这个符号走南闯北,不管走多远,冥冥地,我和老家抽屉里的那个落满灰尘的小红本,永远有着割不断的联系。

    2003年的时候,我从部队回到地方,按照政策,我只能落户回原籍,借这个机会家里帮我单独立了一个户口。我都不觉地有什么用处,反正既然户口在原籍,那我也一直把户口本放在老家。后来到大连工作了几年,出于各种考虑,我一直没把户口迁走。对于我来说不觉得户口有多重要,我一直坚信10年之后户口制度和档案制度都会被取消。尤其是在新东方老罗的录音里听到“万恶的户口制度”的慷慨演讲时,我更加坚定了信念。“公民为什么不能在自己的国家里自由迁徙?为什么还要暂住?我不想暂住,我想永久地住。如果一定要我暂住,我宁愿选择移民。这是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哦,算了,背不下来那么多了。

    提到暂住证,我就会想到北京。多年来我去过北京很多次,有的超过了七天。我不算了解这个制度,但传闻往往耸人听闻。而这些传闻让我有些嫌恶北京。加上其他各种原因,我对北京一直是远远观望短暂逗留,不曾融入伟大的暂住证制度。

    最近比较大的新闻之一就是上海改革了户籍管理制度,严格按媒体说法,是“改革了户籍管理制度”而不是“改革户籍制度”。依据一些条件,持有上海市居住证的人可以办理上海户口,这里我借用一下某些抽奖活动的用词,“有机会获得”。可见,机会是很珍贵的,以至于机会本身就是一种奖励。

    上海市居住证,不幸我也有一张,不过已经过期了,因为我没有坚持在上海工作。当时为了解决一些福利上的问题,我也申请了这么一张。申请程序极其繁琐,公司的HR专员和我一起又分别跑了许多次,提供了无数材料,我甚至要从学校特别开据学历证明。最后拿到一张小卡片,带一胶皮套儿。到后来乱七八糟的事情一拖再拖,当然也有我主观上抗拒的原因,在我离开上海之前,算是把医疗保险办下来了,还没等我去领医保卡,我已经身在南京了。

    再看看居住证转户口的条件,扪心自问,就算在上海继续工作我也是达不到,持证7年以上,我持到现在也不到三年吧,还有职称,到底什么是职称?从来没人向我要过。我承认有点装糊涂,但真没人向我要过这种体制内的资质。说到底我死活也没法在上海落户口。

    我属于不太在乎户口的这群人,上海的同学找关系办户口我总是态度很消极,办户口干嘛?除了孩子上学,本人的一些福利,我看不到太多用处了。孩子上学还算是大事,做父母的有义务为了儿女忍辱负重。至于社保这些东西对于精英们属于鸡肋,说到底三个字,不差钱儿。而对于更多的人来说,社保到底起多大作用还很难说,总觉得自己的钱不归自己管,想用的时候还要装孙子,我自己还有公积金被封在大连,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过来帮我添砖加瓦呢。管理部门拿着大家的钱炒股票买房买车去了,到头来退休年龄推迟到65岁,无端多了5年帐期,就算是企业差不多一大半也要拖垮了,何况个人呢?真是有命挣钱没命花了。

    有趣的是南京随即出新政策,大学毕业生只要在本地就业即可直接落户。这个倒是更加靠谱,让人觉得有实质性的进步。管他集体户口还是什么,反正可行性增强了。尽管南京户口不比上海户口,这种做法有些抢风头的嫌疑,但更可能的是,这个去年GDP超过3000亿的头等经济强省,在当下的经济危机中感到了寒意,而能让城市获得生命力的没有别的,只有人而已。但,是不是所有的决策者,都能认可这个说法?上海和北京的官员们是否能够理解,是亿万的外地人建设了这些国际化的都市。从外企高管到普通白领,再到建筑工地的农民工,当他们为城市付出汗水和青春,向国家缴纳巨额税款,为企业创造价值,给社会带来不朽生命力,在春晚上为他们所奋斗的城市喊出“我骄傲”的时候,城市能不能也以他们为骄傲,把他们当作主人,不再以户口之名,将这些合法的公民排除在社会保障体系之外?

    说到底,人们重视户口只可能是因为背后的利益。20年前农转非是一件非常难办的事情,要人要钱。20年后的今天,很多人会说你要能帮我办个农业户口我给你钱。为什么,因为土地成为了农业户口背后的利益,而在当下,这种资源稀缺昂贵。如果在社会保障体系中,能够对公民一视同仁,那么户口的重要性自然会下降,最终成为一个文化上的符号,甚至消亡。我无意挑战户籍制度,客观上的困难可以理解,大家都不容易,做良民难,做官也难,想办点实事更难,互相体谅一下吧。真希望有一天我们在填写表格的时候,只需要工整地写上,“祖籍铁岭莲花乡赤水沟子”,就可以了。

    人民票贩为人民,特权铁路为特权

    正月十五过了,情人节也过了,所以这篇BLog有点晚了。但没出正月,还算来得及。还是老话题,火车票。

    过去连续几年,我都是依靠票贩黄牛买的火车票,虽然多花一点钱,但好歹算是OK。今年出现新情况了,票贩手上没票。。。。春节之前大概半个月,开始联络过去的票贩资源,一致的答复是目前没票,当天或者提前一天再来问。几经反复,熬到提前一天,各路票贩基本告败。最后还是选择了买机票。年后回程票同样是个问题,最后通过熟人从内部买票,最后是当天拿票,中午12点的火车,10点钟拿到的票,上面盖着一个红戳,“该票需在发车前6小时办理”,而且我到南京,但只能拿到上海的票,显然这是预先打好的。这让我不禁联想到之前北京站售票窗口集中打票的事件,冥冥之中不谋而合。后来在车上问其他乘客,基本也是提前一天拿到的票。

    我可以理解,国家为了打击倒卖车票的行为,让老百姓能通过正常渠道买到车票,加大了打击力度。但实际情况看来很荒谬,越打击越是买不到票。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以往买不到票,问题不是出在票贩身上,而是所谓的“正常渠道”。不是因为黄牛把握住了票源,而是“正常渠道”原本就不正常。如果一定说谁是正常渠道,那我更认可票贩是我们老百姓可以接触到的而且是有效的“正常渠道”,而我们的人民铁路从来就不是为人民服务的,而是为特权服务的,当然,特权人民也属于人民。

    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在中国就要与中国国情和谐相处。只是希望,在没有真正解决铁路内部监管机制问题的情况下,千万别再打击什么票贩了,免得每到春节的时候,我们都要从内心呼喊,票贩啊票贩,你们在哪里?人民需要你!

    人民铁路工作示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