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终于无人说相声

一月份在北京专程到天桥看了德云社一场相声,早就应该叙述一下,无奈胶卷直到节后才冲出来。也好,正好这几天看了德云社封箱演出的录像,一并记一下。

德云社现场演出不错,虽然已经几乎看不到郭德纲于谦了,但总体质量还是不错的。现场效果也很好。我们坐在第一排,看得真是真真儿的。现场演出演员比较放得开,而且现场看比视频来的生动。来碗盖碗茶,吃点瓜子花生,喊喊好,相当舒服。当天的节目单是:

1、张鹤君     (快 板 书)
2、姬鹤武、齐鹤涛 【写 对 联】
3、高鹤彩、张鹤帆 【杂 学 唱】
4、邓德勇、刘献伟 【找 堂 会】
5、赵云侠、李云杰 【白 事 会】
6、孔云龙、冯阔洋 【托妻献子】
7、张德武、刘 源 【全 德 报】

红透的德云社

赵云侠、李云杰 【白 事 会】

孔云龙、冯阔洋 【托妻献子】

郭德纲徒孙鹤字辈的现在是演出的主体,杂学唱也显示了一定功力。云字辈负责挑大梁,白事会、托妻献子效果都相当不错,孔云龙之前只知道功夫比较扎实,当晚很出彩,是亮点。两位老先生的找堂会效果一般,一是段子本身就一般,方言段子或者说倒口活吧,不是我喜欢的,二来两位老先生也受自身限制,不大能发挥了。张德武真是坏啊,但是不喜欢他的做派,没办法赶上他俩攒底。

其实我最想看的是高峰(百科博客)、栾云平来攒底。高峰受很多观众喜欢,也是我目前最喜欢的德云社演员。相声快板两门棒,捧逗俱佳,基本功扎实,台风老练,相当有范儿,现场应变能力强,台下也很刻苦,不断地在挖掘学习传统段子,并且善于结合时代加入时尚元素,可谓用心。另外一个受欢迎的原因,可能是高峰外形和天津马志明少马爷很有几分相似,而且高峰从小也着力学习过少马爷,据说马志明的经典段子高峰可以连捧带逗一字不差说下来。多了我不知道,现场版的《纠纷》真的是几乎乱真了。高栾组合现在也比较稳定,小栾和高峰还挺搭配的,一个文质彬彬,一个质朴天真,关键地方都蔫儿坏,能抖包袱,可称为一对黄金搭档。

再说这两天看得德云社封箱演出录像,说实话挺失望的。整晚能称得上相声的就是郭于那一出,虽然是近期创作,但是基本都是听过的内容。听过其实并不要紧,关键是老郭近期创作的段子质量越来越差了,也离传统越来越远。我大概05年开始听郭德纲,最开始被吸引的就是他的传统段子,尤其大段的,像《文武双全》、《八大改行》、《托妻献子》等等,表演扎实,听着过瘾。也正是郭德纲反对抛弃传统相声,让相声回归剧场,再次焕发了相声的青春,重拾了相声的尊严。但是最近郭德纲的新节目开始水化,越是时尚的赶潮流的段子,越是不禁听,现场效果也许还算热烈,但回味起来没有质量和营养。创新的比较好的,比如《我要做善人》这类的,恰恰也是传统相声的翻版。这就引发一点思考,继承传统没有错,创新进取也没有错,但继承传统除了把老段子翻出来重返舞台,更重要的是继承传统的方法和风格。紧跟时代的内容当然值得鼓励,但要有系统性和方法,形成整体性强的节目,否则全是零碎的网络笑料,那和春晚上那些相声又有多大区别呢?说到春晚,今年姜昆的那段相声,其实效果不错,细想起来,也恰恰是重拾了传统的方法和形式,这一点值得肯定和思考。

完全从相声的角度评价封箱演出可能过于严肃了,如果说这是德云社一次春节前的联欢,那还是相当不错的,小字辈们悉数上场,拿出一技之长,也可以说百花齐放。有质量的节目个人认为要数分包赶角的快板《三打白骨精》,表演之前李菁垫话儿说上次说快板是去年封箱,说一次快板对于他来说也相当于过年了,无论有意无意,这句话值得深思,如果是有意说的,那李菁还要让我再高看一眼。节目当中高峰给李根题词儿真是太伶俐了,不得不再夸一句,加上最后集体返场的拆说快板《双锁山》的表现,高老板起码称得上优秀,将来能成大家也未可知。

我也没什么研究,随便就写这些了。反正希望德云社能越办越好,郭德纲和于谦老师保重身体,把传统相声和时代特色结合好,拿出更高水准的作品。

米饭的故事

今天终于再次战胜自己薄弱的意志,到南航去跑步。我比较喜欢操场的感觉,塑胶跑道,中间几伙人在踢球,周围的人或独自或三三两两的跑着走着。断断续续地,我跑了十圈,差点断气。但起码我证明有些事情是可以达到的。

跑完之后我没有丝毫犹豫地混进南航的食堂,简单摸索了一下规矩,给自己拿了一份晚饭。凭心而论,现在学校的伙食好了很多,甚至可以称得上可口,墙上贴着“让学生满意是我们永远的目标”。不过这米饭,又是米饭!我确实不敢恭维,甚至觉得比我读书的时候吃的还差。

作为一个主要吃大米长大的东北人,我对米饭很敏感,尽管说不上挑剔。我最恐惧的事情之一就是一桌子好菜没有一碗像样的米饭。米饭一揭锅、一端上来,我就知道,这下糟了!

东北人通常以东北大米为豪,现在我也坚持买东北米。很小的时候,邻居家的哥哥上大学,他父母去看他,别的都没拿,就扛了100斤大米,跟我们聊天的时候说,南方都是“线儿米”,不好吃,拿去的大米煮粥就已经很好了。那时候我还很难理解,这破玩意有那么重要么。结果是,我上大学到了标准的南方——长沙。食堂的米饭让人歇斯底里。没光泽、没弹性、没黏度、没香味,简直一盘散沙。毕业之后再次回到长沙一个湖南哥们还跟我讲,他们好米饭的标准就是“粒粒皆清楚的一盘散沙”,我去他的!

其实我也知道,南方的鱼米之乡有很多质量上乘居家必备的好大米,很多餐馆的大米香甜可口有模有样,上面还撒着黑芝麻,我不能再说了!但是全中国的大学食堂就没有一所愿意给学生吃这样的米饭,稍微差一点的也不行,必须差很多!起码我去过的都是这样,一家比一家令人发指。当然,这样可以节约一些成本,而且也没有那么重要,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我这样的好米饭原教旨主义者,何况对于正在求学的青年,吃一点糙米没有什么坏处,还可以磨练意志。

但我忽然有一个狠怪很傻想法,如果全中国的学校食堂提供的都是这样的米饭,那么,那么!我们所有这些受过一点点教育的人,当我们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都是一片灰蒙蒙的粗糙暗淡的米饭,一碗接着一碗排山倒海延绵不绝四五年,曾经饭票难为水,除却糙米全是菜。这简直太诡异太灰暗了,这究竟是怎样的国家和饭桌?又有谁会坚决地要求换一碗米饭而不向小二低头?哦麦高德!

好,停止抽风,这段到此为止。

插播一点关于胶卷的事情。我又有责任事故了,胶卷在相机里被我活活扯断,以后注意。看了一些别人的照片,总结两点:欠曝比过曝好;精彩的时刻比精确的对焦重要。记下来了。

这卷报废了一些,剩下的能看的也不多了。再补几张上次的黑白。

99260006

99260018

99260015

63960024

63960025

63960031

心理素质一般

你可以想象,当一只精神极度分裂的独眼果子狸面对你不够稳定的情绪,黯然转身,然后语气平淡的说“…..心理素质一般”的时候,你会有多么绝望的崩溃,尤其你是一头陆地上暂时最大的猛犸象,还是雄性。

《冰河世纪3》看到这个情节的时候你会觉得特别好笑,但不是那种可以捧腹的大笑,而是发自肺腑地,但是嘴来不及配合,一口气憋回去的那种笑法。我当时就是这样。

这一集的《冰河世纪》是3D版的,花80块钱领一副垮大的3D立体眼镜,从头到尾我不停地往上推这副蹩脚的东西,一是因为很松,二是因为它要套在我的眼镜之外,我从没同时带过两副眼镜确实吃不消,三是观看过程当中电影高频度地引起我发笑而抖动。

《冰河世纪3》依然是一部值得期待并且确实不错的动画片,笑点很多,尤其翻译过来的国语配音可以算得上精彩。电影刚开始的时候当我听到国语时甚至有些沮丧,但是后面的情况让我把这件事情忘在了一边。这次的翻译挺哏的。

其余没太多说的,就是后半部情节有点意犹未尽,结束的草率了一点,没有过足瘾。

回到心理素质,有些人比猛犸象还强大,但是心理素质也更差,比如湖南电视台,明明一手导演了曾小妹的扶摇直上,到最后却要立个贞节牌坊,把小妹牺牲掉以全大局。你立牌坊也就罢了,这次居然还装得很彻底,告诉全世界,即使没有包老师,我们湖南台一样是宛若处女,甚至不惜拉出黑楠这种不要脸的音乐人捧一场临时的臭脚。堂堂一个仅次于CCAV的大台,你的心理素质何在啊?

当然,也有心理素质好的,比如说赤峰市那个有可能不是人民的政府以及水真可能是自来的公司,水污染都3天了才告诉市民,你们是心理素质好还是压根儿就没有素质?我真是。。。。还一条龙。。。。我擦。。

最后插播一条趣闻,土耳其现”楼滚滚”,爆破后翻180度”倒立”,看看人家这建筑质量,爆破了都依然保持坚固的框架结构,不用看,里面肯定有钢筋。建议贵国西南某地区某委认真学习到底应该如何建造楼房,不要出国考察。

别激动,注意心理素质!

“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

BBC记者Quentin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反问发言人秦刚:你有孩子吗?现场整理:

Quentin Sommerville, BBC News. Qin Gang, do you have children? (laughter)
翻译:秦刚,你有孩子吗?(哄笑)

(Qin Gang gave one nod affirmative)
(翻译:秦刚点头表示有孩子)

Quentin:I ask you because a few weeks ago, you asked my colleague whether he had children when he asked a question about Green Dam Youth Escort. And you said that the Green Dam Youth Escort is essential to protect the children of China, and my colleague would of course understand that if he had children. So now that the government has delayed the installation of this software, are the children of China, perhaps your children less well protected?
翻译:我这么问你是因为几周前当我的同事就“绿坝花季护航”向你提问时,你问他是否有孩子。你还说“绿坝花季护航”主要是为了保护中国的孩子们,如果我的同事有孩子,他当然会理解这一点。所以,现在政府推迟这种软件的安装,中国的孩子们得到的保护会恶化?

秦刚:该说的话我已经说了。有关部门呢,已就这个问题呢,发表了(这个)谈话,所以我没有更多的补充。好,下面一个问题。

这件事情教育我们:

  1. 不是自己的事情不要插手;
  2. 要正确对待批评意见,不要偷换概念,严禁耍小聪明;
  3. 待人要和气,懂得礼貌;
  4. 吃饱了没事干不要总搬石头,一定要搬的话离自己的脚远点;
  5. 对外表态之前内部要充分沟通,尤其对于那些不靠谱没“公信”的部门,为他们背黑锅不值得;
  6. 最重要的是,“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

当然,外交部很快向国内媒体发出通知,停止一切与BBC的合作。这件事再次教育我们:出来混的,果真是要还的!我倒要看看最终是谁教育了谁……下图送给秦刚先生和BBC共勉。

绿坝以及其他

有关绿坝的话题现在满天飞,而且开始降温了。在我来看内幕一定是有的,不需要证实,我现在就是不能相信这个政府。大伙说了那么多,什么该不该控制孩子上网,控制我们上网,花了多少钱,问题很多,我觉得最关键的还是政府凭什么这样花我们纳税人的钱,不打任何招呼,不征得同意,更可恨的是建国到现在,连个要求他们听证的规定都没。到最后我们还可以不装,不装你凭什么花我的钱?这种政府完全是以人民监护人自居,以剥削者的身份出现,哪里看得到人民公仆的样子。

加上之前某官员对记者“你是为党说话还是为群众说话”的离谱言论,我看这些官员们早就不知道这个官是给谁当的,谁让他们当的。这不是某些官员个人的问题,而是制度的缺失,必然的把他们推向这个状态。我们现在在下面骂,让我们上去做两年官,我想结局也是一样,这个国家并不具备培养人民公仆的环境。

一天没上网,又弄出来一个石首市群体性事件,又是一批不明真相的群众,市井传闻都快赶上暴动了。

最近这些事情让人感到惊悚,简直发现自己生活在一个黑暗的旧社会。走在马路上感觉车水马龙繁花似锦,坐在电脑前就感觉鸡飞狗跳兵慌马乱,就差没人揭竿而起了。再这样下去,国家的基石都要松动了,真的难以想象。

周末去了趟中山陵,顺便回顾了当年国民党的种种,自己都很疑惑,似乎那时候显得更加清明。我们过去讲了那么多国民党时期的坏话,现在看看当下的情况,也没感觉好到哪里去了,甚至更加嚣张有过之而无不及。很多事情完全就是当年的翻版。那么10年以后,50年以后,我们又将如何评判现在的历史,这么多耸人听闻的事情会不会也成为那些XXX事件?

我看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