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cking是伤感的…

摇摆的灯光中 摊开陈年的包裹
纷纷扰扰
绽露了一抔北方的海水
又收藏起一叶暗落的梧桐
我一点点地遗弃
指缝间 滑落的时光
不知道
弥漫了谁的过往
又传来何处的叹息

阴霾乍起的午后 我遗落了那枚钥匙
便再也开启不了 遥远的房门
门后 幽幽的
可是你的喘息

秋风
收不起满街的落叶 走了
而那遗失的
被冬天悄无声息的压制
如同
一场寂静的掩埋
沉默的 妖艳的 还是迷离的
都解不得
凄凉的毒药

陌生的路人
我以自己的继承感激ni
并以你的方式去传颂
当你死去
我亦死去
我们颀长的双手必将挥发
化作潮湿的空气
滋养起后来的子孙

穿梭 如此迅速的
穿过了隧道
穿过了时空
穿过了我的右心房
却没穿过
你紧随的目光 至死如此
那目光如此般的 湛蓝
又凝结成那一抔海水
我便一滴滴拿来珍藏
而那滴落的
也同样
暗暗丰满

一些无题,于从前

那场初雪中你离我而去,哪怕我开始成长为大海的宽容
而我亦选择不再犹豫,任由海水在心中干涸,暗自退场

花火在不合时宜的瞬间爆开,闪烁中映红我枯萎的脸
人们都微笑着,拉着手,我却紧握着烧焦的镁光灯,双手下垂

感恩的夜晚我重获自由,却没人为我解开黑铁的镣铐
我看着左手中的半截钥匙,等待另一场爱的重生

—*—*—*—*—*—*—*—*—*—*—*—*—*—*—*—*—*—

那一刻 我用沮丧的声音述说最后的绝望
祈求神能赐予我决定性的力量
而你仍然如同偏执的百合
在香气弥漫的夜晚里 欢乐般的盛开
转瞬间 心被撕裂
如肮脏的废物般被遗弃
我向后倒下
疯了一样 追寻自己遗失的面具

我们如此的卑微
只能在自己的世界里孤独的舞蹈
哪怕只是与寒冷的光 交相辉ying

不再管遥远的时光 是否会嘲笑我们
懦弱的爱

—*—*—*—*—*—*—*—*—*—*—*—*—*—*—*—*—*—

轻轻翕动双唇 却在微风中沉默不语
倔强的低着头 受伤的眼轻声滑落 一个又一个
记忆呼啸着离去 但并不转过身 露着阴郁的笑容
沉重的喘息 惊动了华丽的面具
彩釉意外剥落 绽露出腐蚀了的孩童的脸
如此隐隐的哭泣

—*—*—*—*—*—*—*—*—*—*—*—*—*—*—*—*—*—

帷幕落下前 那小子突然跳起 尖叫着逃离
没有人 会在墓碑上涂满惋惜
虔诚的人继续祷告 伴着狂热的赞美
他们继续观赏着 绝美阴邪的舞蹈
只是 时间 不再凝滞
血液一样的沸腾 冲破了最后一道禁忌
在天黑前 失望 并轻快的离去

用过的一些签名,留此存照

If I can’t be the almighty God,I just wanna have Joey Tribbiani’s puerilism.

Hell is for heroes….

In case I don’t see you later, good afternoon,good evening, and good night!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吸管!

出来做事情的,多少得有点胸怀。

必须竭尽全力做一个坚定的强硬分子,否则就得死。

因为别人的开心而开心,别人不开心时自己也不再开心,这样的开心是不牢靠的,不是属于自己的开心。让别人开心容易,让自己开心难,更难的是,有人以你的开心为自己的开心……

在卡坦有梦德

问你,上帝。

我的一生只是在寻找
你仁慈的光芒
否则
为什么我看到的总是孩子哭泣的脸庞

你还在么,还是你已经遗忘
要不然
为什么不伸出你宽容的双手
带走我的彷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