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是什么样的?

前几天订了几本书,其中有一本就是《明朝那些事儿》。早就听说过,大家都说很好看。果不其然。上个周末两天时间,非常连贯地读完了。很流畅很通俗的历史书,正像豆瓣里有人讲的,凡是不喜欢历史的人都可以看看。到了这种地步!

我不是不喜欢历史,甚至很多时候还很有兴趣。历史是很值得研究的东西,做人、做事、做文章,尽在历史。通常来说懂得看历史的人会比较睿智。但我苦于并不知道如何去了解,那些文言文的、一本正经的史书对我来说是一种负担。记得家里有司马迁的史记,中学的时候就有了,好像没读过100页。

所以先简单谈论一下这本书——《明朝那些事儿》。名字就能看得出来,写的是明朝历史,这个朝代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并不会十分的清晰,因为电视面很少会有这方面的演绎,虽然前段时间有《大明王朝》,相比而言也算得上沧海一粟。类似的还有隋朝之类的朝代。书名的中心语落在“事儿”上,这就有点意思,也充分体现了汉语的精妙。“事”和“事儿”不一样,比如说“你的那些事”和“你的那些事儿”,我看完全有不同的含义。这里面有点轻松诙谐的成分,也告诉读者,我没有那么严肃。正如作者所说,写得依然是正史(我没有研究因此不能确定),只是描述的方式不一样,比较现代的风格,有点像小说,里面也有幽默,也有调侃,当然也少不了一些总结性的深刻一点的东西,当然,也没有那么严肃。读起来很有趣味,能吸引你不停的翻页。这本是第一部,主要将朱元璋时代的事情,目前还有贰、叁。虽然我很想读,但出于时间的考虑暂时还是不买了,因为买了就会读完。所以说这是一本不错的书,值得推荐。

读过之后,原本就想写一点体会,但不知从什么角度说起。因为我不研究历史,所以不需要对这些历史烟云做什么总结。那就说说什么样的书是好书吧。

每当提起书,我都会想起“书非借不能读也”、“开卷有益”、“书是人类进步的电梯”等等这些至理名言。阅读是有益处的,长时间不看书的生活是有问题的。但比较现实的问题是书很多,滥书占大多数,而我们的时间有限(这也是豆瓣为什么有价值的原因)。对我而言,好书包括这么几种,或者说满足下面的某个条件,我觉得就是好书:

1、语言流畅的书:所有的好书都应该满足这个条件,如果说读书是读者和作者或者读者和自己对话交流的一种方式,那么没人希望交谈的对象口齿不清初思路混乱,尤其不希望表达非常晦涩;

2、有趣的书:这种书也许没有太多价值,但很重要,生活本来就比较枯燥了,总得找些有趣的东西来看,让人看了之后会觉得开心,像《明朝那些事儿》就属于这类,当然他同时还能让人增长一些知识,这样就更好了;

3、精辟的书:能够非常直接浅显高效地讲明白道理,而且讲的道理很有道理,这种书也非常好,适用于学习工作方面的书,把关键的内容干干净净地告诉读者,不耽误大家时间。像德鲁克的管理丛书就是这方面的例子;

4、有语言的美感的书:不是所有的书都要达到这样的要求,一些文学的书籍,比如散文、诗歌,包括一些小说,应该有这种特征,并不仅仅是优美、高雅,有些时候是要求强烈,让人阅读的时候有快感,比如《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虽然很俗,但里面的很多文字有这样的效果。这些书是认识语言的范本。

我想好书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其他的书籍要么留在书店,要么放在书架的最高档。

关于“的”、“地”、“得”

“的”、“地”、“得”。你会用这三个字么?

很多时候,我想较一下真儿 ,为什么现在大家可以随便用呢?是不是说我们小学的语文白学了?我们国家的教育失败也体现到这里了?我记得小时候看见商铺的牌匾写错别字大家都会说,可见那时候我们对汉字还是很认真的,现在怎么了?电脑用多了还是外语用多了?

我对这三个字的理解一向很简单:

“的”:形容词、物主代词后助词,作定语,漂亮姑娘、我姑娘;

“地”:形容词后助词,作状语,漂亮的姑娘欢快跑向我;

“得”:前面跟得比较多,通常动词、形容词后,作补语,漂亮的姑娘欢快地跑向我,我高兴不行了。

理解到这样其实我已经很少出错了,除非打错……

为了这个问题,我昨天查了一下,发现内容还是很复杂的,具体如下:

“的”“地”“得”是现代汉语中高频度使用的三个结构助词,分别用于连接定语和中心语,状语和中心语,中心语(述语)和补语。它们在普通话中都读轻声“de”,没有语音上的区别;在书面语中却有不同的词形,分别以“的”“地”“得”表示,但是又不尽然。

《现代汉语规范词典》《辞海》《现代汉语词典》《新华词典》《汉语大词典》对这三个词的词形的处理大体一致,三者之中“地”“得” 不能同“的”,即“的”不能写作“地”“得”;而“的”能否同“地”“得”,即“地”“得”是否能写作“的”,这些词典对此则有分歧。

(一)《现代汉语规范词典》《辞海》——“的”不兼表“地”或“得”;

(二)《新华词典》——“的”兼表“地”,而不兼表“得”;

(三)《现代汉语词典》——“的”兼表“得”, 而不兼表“地”;

(四)《汉语大词典》——“的”可兼表“地”“得”。

吕叔湘、朱德熙所著《语法修辞讲话》(1951 年发表于《人民日报》,1952年发行单行本),是新中国成立后影响最大的普及性语法修辞著作,至今无出其右者。该书即认为“的”兼职过多,负担过重,而 力主“的”“地”“得”严格分工。50 年代以来的诸多现代汉语论著和教材,一般也持这一主张。从书面语中的使用情况看,“的”与“地”“得”的分工日趋明确,“的”的“专职化”程度越来越高。 特别是在逻辑性很强的论述性、说明性语言中,如法律条款、学术论著、外文译著、教科书等,更是将“的”与“地”“得”分用。

“的”“地”“得”在普通话里都读轻声“de”,但在书面语中有必要写成三个不同的字:在定语后面写作“的”,在状语后面写作“地”,在补语前写作“得”。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可使书面语言精确化。例如:

①她是一位性格开朗(描写性定语)的女子(名词,中心语)。

②颐和园(限制性定语)的湖光山色(名词,中心语)美不胜收。

③她愉快(描写性状语)地接受(动词,中心语)了这件礼物。

④天渐渐(限制性状语)地冷(形容词,中心语)起来。

⑤他们玩(动词,中心语)得真痛快(补语)。

⑥她红(形容词,中心语)得发紫(补语)。

又如下面一个兼用“的”“地”“得”的句子:

⑦民主不是一个压倒另一个,各种势力和谐相处,最大程度(状语)地实现(中心语)多数人(定语)的民主(中心语),让农民活(中心语)得有尊严有微笑(补语),才是最终(定语)的目的(中心语)。(《南风窗》2005.12 下)
注意这句很经典!

在以上七个例句中,“的”“地”“得”各有“职守”,使语句的结构关系清晰明白。如果都用一个“的”,就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这样基本可以明白了吧,希望我们学好自己的语言,也尊重自己的语言。

思考题:“做”和“作”的区别。